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限制三級  »  田老師的汗腳
田老師的汗腳
《第一章》

  2007/ 5/ 11,下午兩點三十分。

  講臺前的國文老師正念著課文,她上半身穿著白色荷葉邊襯衫,下半身則是一條黑色的窄管褲,腳上踩著側空的黑色跟鞋。國文老師叫作田欣蕓,今年三十四歲,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痕跡,這個年紀的女性通常臉上都有著魚尾紋,但她卻是個例外,雙眼如同星星一般有神,小巧而可愛的鼻尖,嘴唇豐滿而挺翹,氣質優雅。

  雖然她臉上總是面無表情,脾氣也非常差,但學生們卻是非常喜歡她,不……應該說是「男學生們」。

  國中,正是情竇初開、性欲勃發的年紀,許多男學生都喜歡她,甚至對她有著幻想。

  而林修凱,也是其中之一。

  林修凱,十五歲,國三,相貌不錯,算是個潛力股,他個性幽默且熱心,在同學眼中是很有義氣的人,在老師眼中也是功課好、個性好、肯認真的好學生。
  田欣蕓轉過身子,在黑板上擦擦寫寫,圓潤的翹臀讓人遐想萬分。

  雖然在眾人眼中的林修凱是個陽光萬分的人,他也時常被同屆女同學或學妹告白,但他從來沒有和誰交往,或者傳出緋聞。這也讓大家甚感驚訝。

  沒有人知道,林修凱有著異常的興趣。

  「老師今天的屁股和腿都好美啊……」林修凱暗暗心想。他幻想著被那對美足踩在腳下的感覺,內褲里的陽具不禁有些蠢蠢欲動,脹大了幾分。如果能夠舔舔老師的美腳,該有多好呢?

  田欣蕓也不知是感覺到了他的目光,還是出於其他原因,陡然轉身,居然和林修凱對上了眼。

  她的目光中飽含警告。似是在說,不要再偷看了。臉上的神色冷若冰霜,令林修凱尷尬萬分。

  他有些惴惴不安。

  又過了幾分鐘,林修凱的陽具已經大到有些脹痛感了。老師越冷淡、他越興奮,但他終究只是個國中生,也只能在心中幻想。他感覺自己的陽具似乎流出了幾縷前列腺液,濕濕黏黏,有些不適。

  學生的短褲有些寬松,而且短至膝上,他偷偷抽了張衛生紙,將手伸了進去,想擦拭擦拭。

  這時田欣蕓正要走下講臺,正巧見到了這幕,眉頭大皺。

  林修凱驚慌失措,周圍同學雖然都沒有看見,但卻被田欣蕓發現了!

  他趕忙將手伸了出來,也不敢再去看田欣蕓。

  出乎意料,田欣蕓這個出了名難搞、又愛不給面子直接破口大罵的老師居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一邊巡視著一邊繼續教課。

  過不多時,田欣蕓正好要經過林修凱身邊的走道。

  林修凱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對,偷偷將手掌放在書桌外,老師經過時,美臀正好蹭過他的手背。

  如遭電擊!

  林修凱劇烈顫抖了一下。居然!居然碰到了!他最崇拜的女神的臀部!
  「嗯──」他用著旁人聽不見的聲音喘息一聲,射了。

  一股濃稠的精液從他褲檔中流了出來。

  林修凱顧不上田欣蕓用殺人似的眼光看著他,慌忙調整腳的角度,以免精液流到椅子上被發現。

  整堂課他坐立難安。但田欣蕓一直沒有說什么。

  下課鐘聲一響,田欣蕓便踩著跟鞋,「登登登」地出了教室。

  林修凱用最快的速度沖進公共廁所,清理褲檔。

  心中很慌張,不知道田欣蕓會怎么做,但又是滿足無比,隨后而來的是一股失落感。

  時間在他的憂慮不安之中緩緩流過,如同白駒過隙。

  很快,到了下午五點,放學時間。

  林修凱身旁的同學問他道:「修凱,等下要一起去打仙境傳說嗎?」

  林修凱臉色有些蒼白,他一直在擔心著下午發生的事,此刻哪有心情打線上游戲,他強笑道:「不了,等等家里有事,抱歉。」

  「嗯,那我們走了哦。」

  同學們三三兩兩的離開。

  林修凱在教室坐了幾分鐘,接著起身收拾書包,匆忙地離開了。

  校門口,他的身影被陽光拉得很長,默默地走向自己停腳踏車的地方。
  轉進一家商店旁的暗巷中,他從書包拿出一包菸,點燃了一根。

  他煙癮不小,所以喜歡將腳踏車停在隱密的地方,這樣回家前可以好好地放松一下,也不用怕被學務主任或老師之類的人發現。

  煙霧繚繞著他的身軀,他臉色還是不太好,畢竟只是個少年,對於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他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解決。

  兩分鐘后,他吐出最后一口菸,踩熄了菸蒂。

  「喀喀喀……」

  巷口突然傳來鞋子的聲音。

  林修凱有些緊張地轉頭,只見一名身材嬌小的女性身影。

  她緩緩走近,居然是田欣蕓!

  「抽菸啊?」田欣蕓冷冷地道。

  他有些害怕地點點頭,不敢多說什么。

  「哼,」田欣蕓冷哼一聲,道:「還敢抽菸?下午那事情,已經構成性騷擾了你知道嗎?」

  他又是點頭,臉色更加發白。

  田欣蕓揚起手,一巴掌拍在他臉上,「你是啞巴嗎?」

  他有些不敢置信,摀著臉,害怕地道:「老師,對不起──」

  「你以為道歉就沒事了?」田欣蕓臉上帶著嘲弄。「你先通知家人,說今天不回家,這樣有問題嗎?」

  他不敢違抗,「沒、沒問題。」

  「很好,打電話吧。」田欣蕓雙手擺在胸前道。

  他連忙拿出書包里的手機,跟家人打了個電話。好在平時他也算乖巧,隨便撒了個住同學家的謊,家人就同意了。

  田欣蕓滿意地點點頭。

  而他則是害怕無比,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么辦。

  接著田欣蕓讓他不要牽腳踏車,上自己的汽車,載著他回家了。

               《第二章》

  田欣蕓直到到了家,都沒有說話,林修凱也不敢多說。

  車子停在一間公寓地下的停車場。

  她帶著他坐電梯上了十六樓。

  林修凱有些畏懼地看了看門牌:十六樓六室。

  田欣蕓轉頭看了看林修凱,目光冷漠,接著轉身打開了門。

  「進來吧,鞋柜下面有拖鞋,自己挑一雙穿。」

  林修凱走了進去,額前有幾滴汗水。三雙拖鞋都是女士款,只好隨便挑了雙穿。

  穿上拖鞋后,發現田欣蕓還站在原地冷冷地看著他,讓他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老師,我……」

  田欣蕓打斷他,「是不會幫我穿上嗎?」

  林修凱不敢抵抗,連忙俯身拿了一雙拖鞋套在她腳上。

  在接近她的雙腳時,鼻子卻隱隱聞到一股汗腳的味道,這讓林修凱抽了抽鼻子,心中畏懼的同時,竟然有些享受其中。

  田欣蕓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眼尖地發現了他的表情,自己也露出了玩味的笑意,但隨即隱沒。

  她沒有說話,轉身就進了家門。

  林修凱也連忙跟上,順手關起了鐵門。

  走了進去,只見田欣蕓已經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隨意調整著頻道,彷彿當他是個透明人一般地無視他。

  林修凱沒有她的發話也不敢坐下,只得呆呆地站在當場。

  兩分鐘過去。

  林修凱額間的汗珠滑落臉頰、到了下巴。

  這兩分鐘根本是「度分如年」,田欣蕓看著電視,也不理他,氣氛詭異到了極點。

  「坐下。」田欣蕓這句話讓他欣喜地如同聽到了圣旨一般。

  正準備坐在旁邊的沙發,卻被田欣蕓不耐煩地阻止,「我有讓你坐沙發嗎?」她指了指自己的腳下,「地上。」

  林修凱愣了愣,尷尬地抿抿唇,坐在了田欣蕓身旁的木質地板上。

  田欣蕓繼續看著電視,雙腳似是無意識地脫掉了拖鞋。美腳踩在地上,不時換個位置,地面上出現了腳印般的汗水。

  那股腳汗的酸臭又隱隱飄入林修凱的鼻子。

  雖然腳臭味很像成年男子發出來的,但一想到身旁的是田欣蕓,林修凱偷偷地深深呼吸,似乎想要將所有的味道吸進鼻子一般。

  田欣蕓嘴角若有似無地掛起冷笑。

  時間很快過去了半個小時。

  田欣蕓看了看低著頭的林修凱,突然問了句:「好聞嗎?」

  林修凱大驚失色地抬頭,難不成剛剛自己的行為都被發現了嗎?臉色震驚而恐懼,下午性騷擾事件還沒解決,又被田欣蕓發現另一樁尷尬事。

  田欣蕓用腳尖輕輕踹了踹林修凱的臉,「我問你好聞嗎?」這讓他又感覺到一股酸臭味襲來,很濃厚。

  他不敢不回應,不自覺地跪了起來,面對田欣蕓,雖然這個動作極具侮辱性,但他心中卻是恐懼與興奮交織,「我……我,對不起!」他只得道歉,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田欣蕓臉上又露出不悅的神色,她想了想,直接抬起腳,踩在林修凱臉上,林修凱身軀僵硬,竟剛好成了個踩腳的位置。

  「好不好聞?」田欣蕓一字一句地問道。

  他推測田欣蕓希望他做出的反應,有些不確定地道:「好聞。」接著暗暗地吸了幾口氣,不知是要證明些什么還是他正想這么做。

  田欣蕓笑容帶著一些邪惡,「嗯,我喜歡你的深呼吸。」接著將腳底貼齊著他的臉面。

  林修凱一愣,很快反應過來,大口大口深呼吸了起來!

  酸臭味充斥著他的鼻腔,他卻愈來愈興奮,喘息也愈來愈沉重。

  這股濃厚的酸臭令他有些作嘔,但心理卻是截然不同,這種興奮感,他隱約記得好像第一次看見sm戀足片才有的。

  不知什么時候,已經不是田欣蕓強制將腳底貼在他臉上,而是他自己用雙手捧著田欣蕓那雙美麗的汗腳貼在臉上了。

  五分鐘,一連五分鐘,他深呼吸著,雖然有些喘,但他卻是興奮無比。
  田欣蕓見到他褲檔上的帳棚,咬著唇,伸出右手,猛然揮擊上去!

  陽具被大力地打向地面又彈了起來。

  林修凱「嗚──」地發出一聲悲鳴。很痛。

  他驚恐地放下那雙腳,看向田欣蕓。

  田欣蕓右嘴角勾起笑弧,「我只是看你這么興奮,感覺想打你而已。你喜歡繼續,我沒有要打擾你的意思。」

  林修凱聞言,更覺羞辱,但陽具本來因為被打的劇痛消退了下去,這時又馬上立正起立。

  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現在臉上全是臭味,但偏偏他就喜歡這個,急不可耐地拿起那雙美腳貼在臉上,又是深深呼吸了起來。

  兩人無話。

  一陣子后,林修凱開口,聲音有些嘶啞,「老、老師,我可以舔您的腳嗎?上面有些汙垢,我、我想幫您舔掉。」

  田欣蕓俏麗的冷漠臉龐不禁泛起一絲驚訝,這學生可真賤。臉上的笑意不禁更加多了起來。

  她努努嘴,道:「舔。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下賤?」

  林修凱臉上泛起一絲尷尬,但馬上伸出了舌頭,舔在田欣蕓的腳底板。
  一股鹹澀的味道透過味蕾傳了過來。

  田欣蕓不禁「嗯」地一聲呻吟。

  這呻吟讓林修凱動力更大了,他的舌頭厚而大,軟軟濕濕,舔在腳底讓田欣蕓很是舒服。

  一些沒穿襪子產生的汙垢全數被林修凱舔進嘴里,不時還嚥嚥口水,把那些腳垢吃進肚子。

  酸臭在他的鼻腔和口腔蔓延,不只1  1= 2的疊加,而是雙倍再雙倍。
  過不多時,田欣蕓已經習慣了他的舔舐,也不滿足於此,她冷冷開口:「趾縫呢?里面有點黑,我不要看到一絲髒汙. 」

  林修凱的陽具脹痛到快炸開,因為實在太過興奮了。他像只狗一般,輕輕扳開了田欣蕓的大拇趾與食趾,「斯──」地吸著其中的腳垢,癬狀的腳垢被他舔進嘴里,他還會輕輕咀嚼,好似吃著什么美食一般。

  他已經開始習慣這種極重的酸臭汗腳味,兩人享受其中。

               《第三章》

  兩雙腳,八個趾縫,林修凱都一一舔舐乾凈,沒有絲毫敷衍。

  雖然腳汗、腳垢有些鹹澀酸苦,但他卻是樂在其中,這不就是他夢寐以求的事情嗎?現在居然實現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田欣蕓的腳底都已經有些皺了,很像游泳之后的樣子,可見林修凱舔得多么認真。他的舌頭根部也已經舔得很酸了,但胯下的陽具卻是沒有一點消退,還是高高挺挺的佇立在那。

  這時,田欣蕓微微彎腰,中指食指相扣,在林修凱從短褲痕跡隱隱露出來的睪丸位置一彈!

  林修凱猝不及防,「嗷嗚──」慘叫出聲,直接蜷曲著倒在地上。

  看著他有些委屈的目光,田欣蕓完全沒有一點抱歉或內疚,有些燦爛地笑了,「呵呵,你還真怕痛,弱雞。」

  雖然被罵,但林修凱看見田欣蕓非常難得露出的笑靨,還是不爭氣地又硬了。
  田欣蕓有些驚奇,「果然是學生啊,這樣都可以勃起。怎么?被罵很爽?吃腳垢很舒服?你真的有夠下賤,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啊……」高高在上的語氣飽含羞辱意味,卻讓林修凱更加興奮。

  他不禁心想:「我真的這么下賤嗎?可是剛剛那種感覺……不論被罵或者被踢、甚至是舔腳舐垢,都好爽啊……」他內心有些掙扎,雖然一直都對老師有所遐想,也一直在幻想著可以服侍她,但真正發生了之后,他覺得這和以往被教育的人生觀念有所沖突,心中一直猶疑不定,但他覺得自己恐怕已經不能脫離了,他已經徹底迷戀上了這種感覺。

  這么一想之后,他不再去猶豫其他的,豁然開朗。

  堅定地看了田欣蕓一眼,他緩緩跪好,以磕頭的姿勢趴伏在田欣蕓的腳前。
  田欣蕓這下嬌笑了起來,這讓林修凱驚喜無比,他從沒見過老師笑成這樣,光是聽見她笑,一切都已經值得了!

  田欣蕓將右腳舉起,輕輕點在趴伏在地的林修凱的后腦勺,「這是什么意思啊?」語氣有些調侃。

  「我、我……」林修凱一時間有些尷尬,說不出個什么來。

  「你這是臣服於我的意思嗎?」田欣蕓用話引導著他。

  「對!對,老師……不,主人、主人,我臣服你。」林修凱的語氣有些激動,這平常只在夢中出現的景象,現在居然實現了。

  田欣蕓嘴角又勾起邪惡的微笑,這大概是這離婚幾年來,她笑過最多次的一天了,其實她離婚以來一直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冷淡而沉默的人,不論對誰都是一樣,人際關系并不是很好,只有長相甚美,引得很多人垂涎。

  剛才她發現自己內心的欲望,她想要虐待、耍弄這個帥氣的好學生,而且他在學校是個標準的好學生,卻被自己的樣玩弄,想到就覺得內褲里都濕了,幾股淫水黏液已經被內褲吸收,有些濕滑。

  「嗯,那你先把衣服脫了吧,免得弄髒,明天還要穿的。」田欣蕓用腳底板拍了拍他的頭。

  「是的,主人。」雖然沒有做過別人的傭人或奴隸,所以這聲「主人」叫得有些生澀,但林修凱還是聽話地脫起了衣服。

  見到上衣和褲子脫下的林修凱,田欣蕓笑笑,摸了摸他瘦弱的身材,「果然是國中生啊……好瘦弱。」

  林修凱臉都紅了,不敢反駁什么,但他的確瘦弱,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卻只有五十五公斤不到。

  相準了林修凱胸膛上的兩顆奶頭,田欣蕓直接用指甲夾住,有些使勁地左右旋轉,一邊道:「內褲呢?還不脫!」

  林修凱有些痛苦地彎下腰,下意識想做出一些避讓的動作。

  田欣蕓哪里會讓他逃開?對於他奶頭的控制更加用力,轉動的幅度也更大了。
  林修凱發出「呃呃──」的聲音,有些難以忍受。

  不論是痛楚或者敏感,讓他有想要在地上打滾的沖動。但由於田欣蕓的控制,他不敢太過掙扎,也不敢遠離,只得在原地,痛并快樂著。

  「脫啊!」田欣蕓有些不耐,用指甲大力摳夾了他的奶頭,終於令他低聲慘叫了一聲。

  林修凱馬上站起來,用有些猶豫的動作脫下了內褲。

  一根尺寸迷你的陽具直挺挺的翹在外面。

  「哈,真可愛。」田欣蕓用手握住它,「這大概只有八公分左右?還是不到?」
  林修凱有些怯懦地道:「七公分多一點。」語氣間有些沮喪。

  「好小。」田欣蕓下意識道,見到林修凱的神色,難得安慰了一次,「放心啦,你才國中,還有機會生長的。」

  林修凱神色猶豫,道:「真的嗎?主人。」

  田欣蕓用力地握了握,又露出了招牌邪惡微笑,「是有可能,不過你大概也用不到。因為你只是一個廢物奴隸,懂嗎?」

  說著說著,田欣蕓的手竟然緩緩前后抽動起來,就像在幫他打飛機一般。
  「是的,主人。」雖然被這樣責罵,林修凱卻是舒爽無比,也不再糾結尺寸問題,語氣也有些顫抖。

  現在田欣蕓是坐著的,而林修凱站在她面前,所以林修凱的下體正好面對著她,田欣蕓加速抽動著,他有些無意識地向后縮縮抽蓄,眼睛微瞇,爽到極致。
  「主人,停、停一下,我怕……」林修凱顯然怕自己很快就射了。

  見他這個反應,田欣蕓的笑更加燦爛,左手還是抽動著,右手暗暗握拳。
  林修凱發出「嗯……啊……」的呻吟。

  就在要射未射之際,田欣蕓倏地放開左手,停止了抽動,而右手卻是用力地從他的睪丸位置揍了下去!

  「啊──!」林修凱直接向旁摔倒,長聲慘叫。

  田欣蕓滿意地看了看拳頭,并且檢查手掌是否弄髒.

  林修凱倒在地上抽蓄,臉色脹紅而猙獰,甚至流出兩行眼淚。

               《第四章》

  最終林修凱還是沒有射出來。

  田欣蕓滿意一笑,用趾尖點了點林修凱,道:「別裝死了,起來舔腳。一直覺得還是有點癢癢的。」

  林修凱從地上爬起來,雙手護住睪丸處,那股悶痛還在作用著,讓他有些面色猙獰。

  「嗯?老師剛剛打你,你不滿意嗎?」田欣蕓瞇起眼笑道。

  「不、不是,主人……」林修凱一時有些詞窮,額上微微見汗,連忙道:「主人打得好!」

  田欣蕓「哦」了一聲,笑咪咪地倏然又朝林修凱的睪丸揍了一拳。

  林修凱的雙腿直接無力,大力地跪到地上,發出了有些大聲的哀嚎。剛才還未擦乾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田欣蕓有些無辜地道:「是你說打得好我才再打你一拳的,開心嗎?」
  林修凱淚眼汪汪,抬起頭,顫聲道:「開心,謝謝主人。」

  「狗奴才,有夠賤!」田欣蕓笑罵道,旋即抬起腳,踩在林修凱臉上。「舔!」
  盡管剛才林修凱已經幫她舔腳許久,但那股臭氣還是一直留在田欣蕓的腳上,林修凱伸出有些長舌頭大力舔動著,腳上的皮被口水泡得發脹,那股臭氣愈發濃烈。

  在下體劇痛和精神羞辱雙重折磨之下,林修凱──又硬了。

  田欣蕓看了一眼,笑笑,「哇,剛被重擊兩下又硬了,是不是又欠打了?」
  林修凱嚇得魂不附體,連忙搖頭,「主、主人對不起,是我太賤!」

  田欣蕓扶起他的臉,一臉溫柔的樣子,道:「不用害怕,老師怎么舍得打你呢?等下打廢了怎么辦?」還用纖纖素手撫摸著他的臉龐,好似一個慈祥的母親一般。

  林修凱不敢回話,又舉起田欣蕓的臭美腳舔了起來,瞧他的神情,好像在品嘗什么令人難忘的美食一般。

  田欣蕓嬌笑起來,在她三十四年的人生里真沒遇過這么下賤的人,而且對象居然是個十五歲帥氣少年,比她年齡一半還要小,這讓她有種禁忌的快感,林修凱把她女神一樣伺候。她只感覺自己的內褲又濕了一些。

  「還是處男?」田欣蕓突然問道。

  林修凱點點頭,沒有放下舔腳的動作。

  「去漱漱口,老師讓你嚐嚐女人的滋味。」

  一時間有些呆滯,這句話令林修凱心跳加速了起來,沒想到,主人愿意讓他……?

  田欣蕓搧了他一巴掌,發出清脆的響聲,「還不快去?」

  林修凱連忙起身,跑進廁所漱口,再三清潔之后又出來。

  他發現田欣蕓竟將那窄管褲脫了,露出黑色的丁字褲,款式非常情色,中間甚至是開檔的。

  他跪回田欣蕓的腳邊,低著頭。

  田欣蕓拉著著他的頭發,將他拉近自己下體的位置。「唔,發質不錯。」這時候她還是不緩不急,而林修凱有些發抖,也有些興奮。

  他的鼻尖被田欣蕓推著接近了那神秘的陰道口。

  一股微微的酸騷氣息傳來。

  田欣蕓陡然用力一推!

  他整張臉被迫貼在陰道口,鼻尖插入了陰道,并且磨蹭著陰蒂之處。

  田欣蕓的笑容已經無法掩藏,她道:「用你的鼻子磨蹭我,快速一點、大力一點。」

  林修凱不敢怠慢,用鼻子使勁地前后移動著。

  一股股酸味沖入鼻腔,令他有些不適,但那股賀爾蒙的誘惑蓋過了不舒服,令他興奮發脹,他只覺得自己的陽具快要被血液給沖爆了。

  田欣蕓不斷出水,發出若有似無的呻吟,那些淫水有些被林修凱換氣時吸入,頓時有些嗆人。

  他不敢有所停頓,強忍著用鼻尖戳動著。

  田欣蕓一巴掌一巴掌地拍在林修凱的頭頂,沒有留力,有些興奮地叫罵著:「修凱,你怎么可以這么賤?小賤狗,真想看看你爸媽到底是什么人,可以把你養成這副賤樣,見到女人就走不動了,還給我一個三十多歲的離婚婦女當奴隸,真他媽賤!快動!給我動!大力一點!」

  林修凱被辱罵至斯,還是不敢反抗,因為那股興奮感已經令他無法思考,他渴望著田欣蕓的淫水,雖然一直被嗆到,但他希望愈多愈好!

  田欣蕓發出了命令:「舌頭!給我伸舌頭!舔!」

  林修凱伸出長長的舌頭,品嘗著那有些酸澀的陰蒂,更「簌簌」有聲地將那些淫水卷入嘴里,全數吞掉。

  他的臉色貪婪,只希望能夠喝到更多的淫水。

  很快這情況就被田欣蕓注意到了,她雙頰泛紅,顯然也是爽到極致。

  「說你賤還真不是冤枉你,你居然爽成這樣啊?」她用腳尖一邊挑逗著林修凱的陽具,偶爾又踹踹他的睪丸。

               《第五章》

  又過了一段時間的舔舐,田欣蕓高潮了。一股股小波的淫水擊打在林修凱的臉上,那股酸騷氣息都附著在他臉上。

  「咳──茲茲……咳咳──茲……」林修凱不停地被嗆到,但他不敢停頓,只得繼續舔著那發出味道的陰唇與內部。

  田欣蕓滿意地點點頭,按著他的頭,道:「好孩子,老師高潮了,先幫老師舔乾凈了。」

  林修凱很快將田欣蕓的下體舔了乾凈,并用舌頭輕輕梳理著她有些凌亂的陰毛。

  「啪!」田欣蕓拍了他的頭頂一下,道:「好了。」

  說完就起了身,走進廚房。

  林修凱有些愣住,他心想:「不是說要讓我嚐嚐女人的滋味嗎?她居然自己高潮就走了?」他有點委屈地看了看自己高脹的陽具。

  田欣蕓拿著一杯玻璃杯裝著的飲料走了出來,一邊喝著,看到了林修凱還有些愕然的臉色,壞笑著道:「愣在那干嘛?」接著裝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你以為……我剛剛是要讓你──干我?」笑咪咪的,沒有一點生氣的樣子,她氣質優雅的臉蛋配上這種粗俗話,實在令人興奮無比。

  林修凱鼓起勇氣地點點頭。

  田欣蕓臉色一肅,走了過來,大力地搧了他一巴掌。

  「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田欣蕓大罵,翻臉如翻書,「想干我?下輩子吧,賤奴隸、白癡. 」

  林修凱被搧翻在地,臉上留下一個紅色的印記,嘴唇有些抽動。

  田欣蕓猶不解氣,踹踢著林修凱,讓他在地上翻滾著。

  「讓你嚐嚐女人的滋味,就是這樣,懂嗎?」田欣蕓直接蹲坐在林修凱的臉上,兩片陰唇正好遮住他的口鼻,她用全身的力道都壓在他臉上,臉上的笑意有些殘忍。

  林修凱連忙點頭如搗蒜,眼神哀求。他漸漸感覺到了窒息的感覺。

  騷味濃厚的陰唇覆蓋著口鼻,他只能奮力地呼吸。

  「這就是女人的滋味。怎么樣,剛剛舔不夠?好聞嗎?香嗎?」

  林修凱繼續點頭,眼神充滿恐懼,艱難地道:「好聞,很香──」

  「這才對嘛。」田欣蕓又恢復了優雅的笑容,放開了一絲縫隙讓他可以稍稍呼吸。

  「謝謝主人、謝謝主人。」

  田欣蕓今天露出的笑容應該比往常一年的笑容還要多了,今天過得真的很開心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