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限制三級  »  被騙奸的張老師
被騙奸的張老師


  「張老師,你昨天去醫院檢查了沒有,沒事吧?」章老師見張玉萍進入辦公室,就關心的問她,因為她昨天說身體不舒服請了一天假,今天又遲到了,所以有點擔心她。

  「昨天去醫院檢查過了,沒什么事,醫生說是太疲勞引起的,叫我注意休息就沒事了!」張玉萍對她說完,然后又對她說:「章老師,謝謝你的關心!」
  「張老師你說什么呢?咱們都是同事,又在一個辦公室,互相關心是應該的嘛,咯咯……」章老師嬌笑著對張玉萍說。

  「是是是,咯咯……」張玉萍也嬌笑著一連說了三個是。

  這時上第二節課的時間到了,張玉萍與章老師都拿著教學本出了辦公室,然后各自去自己的班級上課。

  這一天的課,也沒有出現異常的情況,胡強勇還是沒有惹事,一直在聽張玉萍的課,陳陽也很認真,那個蒙面人也沒有再次出現,這使張玉萍心里感到很欣慰。

  每天下午只要張玉萍有上最后一節課,都會與兒子陳陽一起回家的。

  下午上完最后一節課,張玉萍就與陳陽一起回到了家,她像往常那樣進廚房間做晚飯,陳陽回他的書房復習功課。

  做完晚飯,她就喊陳陽出來吃飯,母子倆面對面的坐在餐桌上吃了起來。
  「陽陽,你天天這么勤力的學習,你覺得累嗎?」張玉萍關心的問陳陽,因為她見陳陽白天在學校上課,回到家就在書房做功課,應該是很累的,現在離高考越來越近了,如果再讓他這么緊張的下去,一字會應響到他的高考,張玉萍又是個老師,她當然知道學生在高考前也要讓學生放松心情。

  「媽,不累!」陳陽可能怕張玉萍擔心他,所以就告訴她不累,其實已經很累了,他那天不想自己好好的放松一下,但是怕張玉萍不高興,所以只有硬挻住了。

  「陽陽,你沒說實話,呵呵……」張玉萍突然想起那天中午在學校的后公園,她被胡強勇威脅,沒辦法才答應他在叢林中與他親熱,正好陳陽與班長張凡來到叢林外面的涼亭里,陳陽告訴班長張凡,說他學習太累了,張玉萍當時在叢林里面可聽得一清二楚呢。

  「媽,你知道我沒說實話呢?」陳陽的謊言被識破,英俊的臉上一紅,難為情的問張玉萍。

  張玉萍聽了嫻熟的臉上也不由自主的熱了一下,因為想起與胡強勇在叢林親熱的時候才碰巧聽的,她怎么能不羞澀呢?就對陳陽說:「媽是你的班主任老師,每個學生媽都很了解的,陽陽,馬上要高考了,你也不能再這么緊張的復習下去了,應該要放松一下心情了,晚上不要做功課了,說,你晚上想去什么地方玩?媽都帶你去!」

  「媽,真的嗎?」陳陽聽了高興的差點要跳起來了,這段時間的辛苦學習,把他壓的都透不過氣來了,突然聽到這么個好消息,他能不高興嗎?

  張玉萍見兒子高興的模樣,心里也開心,對著他微笑著說:「媽那次騙你了,說吧,你晚上想去那里玩?」

  陳陽聽了想了好一會兒,才對張玉萍說:「媽,我好久沒到姑媽家里了,晚上我想去姑媽家玩。」

  張玉萍一聽,瞬時心里就顫抖了一下,因為她腦子里第一反應就是兒子想陳佳了,這段時間兒子被自己困在家里復習功課,他心里應該很想念他的姑媽陳佳了,馬上要高考了,讓他去陳佳家放縱一下也好,要不就會憋壞的,也會應響高考。

  「好吧,那你晚上就去你姑媽家看看她吧!」張玉萍微笑著對他說。

  「媽,你真好!」見張玉萍同意了,陳陽的臉上顯露出燦爛的笑容對她說。
  「瞧把你高興的,呵呵……」張玉萍見陳陽高興的模樣,就笑著白了他一眼說。

  「媽,我能在姑媽家過夜嗎?明早起來我直接去學校。」陳陽突然小心的問她。

  「行,只要你開心,就在你姑媽家過夜吧,不過明早可不要遲到了!」張玉萍也答應了他,因為高考之前她要讓陳陽盡量的放松心情。

  「媽,你真好!」陳陽聽了高興的說了一句后,突然站起來把臉湊到張玉萍的臉前,翹起嘴唇在她那嫻熟白皙的粉臉上親了一下。

  由于陳陽的速度極快,張玉萍根本沒有躲避的機會,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臉上已經被他親了一下,瞬時嫻熟的臉上就紅了起來,埋怨著說:「陽陽,你都這么大的人了,怎么還像個小孩子似的呢?」

  「媽,對不起,我……我剛才也是太高興了,就得意忘形了……」也不知道陳陽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就急忙對張玉萍解釋著說。

  如果是有意,張玉萍也會當他是無意的了,就笑著對他說:「媽知道你是高興的忘形了呢,快吃吧,吃好了就去你姑媽家!」

  「嗯!」一聽到姑媽,陳陽心里面就興奮了起來,好久沒有與姑媽親熱了,這段時間由于高考的原因真的把他給憋壞了,晚上終于可以在姑媽身上放泄出來了。

  見陳陽吃好了飯就急不可待的出去到他的姑媽陳佳家去了,張玉萍苦笑了一下,因為她知道晚上陳陽一定會與陳佳睡在一起的。

  張玉萍收拾好餐桌,洗完盤碗,正從廚房間出來的時候,就接到了林瑤的電話。

  「玉萍,你在哪?」林瑤的聲音有點焦急。

  「我在家呢,瑤瑤,什么事?」張玉萍聽見林瑤焦急的聲音,就急忙問她。
  「玉萍,你趕快來我這里,我有重要的事對你說。」林瑤還很焦急的對她說。
  「什么事呀?」張玉萍問。

  「電話里說不清楚,你還是趕快來吧!」林瑤的語氣越來越焦急了。

  張玉萍聽了心里也揪了起來,林瑤不會出什么事了吧,就急忙問她:「瑤瑤,你現在在哪里啊?」

  林瑤就告訴她在金都酒店的1308房間,還囑咐張玉萍趕快過來,然后就慌慌張張的掛了電話。

  張玉萍聽了想著一定是林瑤出事了,要不也不會這么焦急的,她就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出了家門,在小區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來到了金都酒店,下了車后,就狐疑來到了1308房間的門口。

  張玉萍心里有些狐疑與緊張,伸手按了下門鈴。

  門很快就開了,但是看不到里面的人,張玉萍就懷著狐疑的心情慢慢的走了進去。

  剛進入門內,門就關了,一個高大的身體從門后出來一下子從后面抱住了張玉萍的身體。

  啊,張玉萍嚇的驚叫了一聲:「誰?」

  「張老師,是我!」

  張大國?一聽身后發出來的聲音,張玉萍就知道是張大國的聲音,當下就厲聲對他說:「張大國,你要干什么?」

  「張老師,我喜歡你很久了,今天你就讓我實現愿望吧!」

  「你快放開我!」張玉萍邊憤怒的說,邊使勁的從他的懷中掙脫了出來,轉身一看,瞬時就羞澀的玉面通紅了起來,只見張大國全身赤裸裸的站在她的面前,高大身體上的肌肉顯得很結實,胯間挻著一根粗壯的大肉棒,在他的胯間不停的搖晃著。

  「你……你無恥!」張玉面玉面通紅的指著張大國說了一句。

  「張老師,我真的很喜歡你呢,你就給我好嗎?」張大國今天已經下定決心了,如果張玉萍軟的不吃,他就來硬的。

  「你休想,我要走了!」張大國在張玉萍的心目中是令她厭煩的,所以她不可能會依了他的,就邊憤怒的對他說,邊往門邊走去。

  經過張大國身邊的時候,就又被他一下子抱住了:「張老師,我今天吃定你了!」

  「啊……你快放開我!」張玉萍嚇的邊掙扎邊驚叫了起來。

  張大國怎么可能會放開她呢,反倒是把張玉萍的身體給橫抱了起來。

  「啊……」張玉萍的身體被懸空橫抱了起來,邊驚叫一聲,邊本能的把兩條手臂纏繞在張大國的脖子上。

  張大國撗抱著張玉萍的身體來到床邊,把她扔在了床上。

  「啊……」張玉萍被扔在床上,未等她反應過來,張大國那高大的身體已經壓在了她的身上,手掌在她的身體上亂摸了起來。

  「啊,不要啊……」張玉萍邊掙扎邊驚叫著,但是被張大國的高大身體緊緊的抱住,她的掙扎根本是多余的。

  胸部被張大國那寬大的手掌給使勁的揉搓著,張玉萍又羞又憤怒:「不要……你這個混蛋,快放開我啊……」

  張大國根本沒有搭理她說的話,寬大的手掌抓住她胸部兩只高聳的乳房使勁的揉搓著,又把他那張粗糙的臉貼在張玉萍那白皙的臉上使勁的摩擦著,喉嚨里傳出急促的呼吸聲。

  天哪,我又怎么了?張玉萍羞澀在心里暗想著,因為她那敏感的酥胸被張大國的手掌揉搓著,居然渾身都有了反應,有一股酥麻的熱流從乳房上迅速的傳遍全身的每個角落,使她身體上與心理上都有了強烈的反應。

  這時張大國把她的上衣給強制的脫了下來,袒露出里面那白嫩的肌膚與紋胸。
  「啊……不要!」張玉萍羞澀的玉面通紅,邊使勁的掙扎著,邊喊叫著。
  但是張大國長得又高大又健壯,不管她怎么掙扎,都是無濟于事的,眼光光的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被他扒了下來,此時的張玉萍又羞又憤怒,兩條如春藕般白嫩的手臂緊緊圍繞在胸部。

  但是張大國突然把她的整個身體給翻了過來,她就變成趴在床上了。

  「你要干什么?快放開我啊……」張玉萍知道自己怎么說都是沒用的,但是她還是在努力的反抗著。

  張大國根本不理她的話,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強暴她了,只見他伸手解開她后背上的乳罩掛鉤,只聽見「崩」的一聲,乳罩帶子就往兩邊彈開了。

  張玉萍知道今晚難逃一劫了,也不再掙扎了,其實她也沒力氣再掙扎了,也只好聽天由命了!

  張大國又把她的裙子與內褲給扯了下來,只見張玉萍那兩片雪白的屁股與兩條白嫩渾圓的玉腿就一下子暴露了出來。

  「啊……不要……」此時的張玉萍除了嘴巴的反抗,根本沒有別的辦法了。
  張大國雙眼貪婪的盯住張玉萍赤裸裸的后背看,見她后背上的肌膚如疑脂般的白嫩光滑,兩片雪白的豐臀,兩條渾圓潔白的玉腿。

  他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急不可待的伸出兩只寬大的手掌放在張玉萍的屁股上揉搓了起來……

  「唔……」此時的張玉萍身上的衣服已被扒個精光,她也已經絕望了,敏感的屁股被張大國的兩只結實的手掌揉搓著,她本能的從喉嚨里發出了聲音。
  這時,張大國的兩只手掌把她的兩片雪白的屁股往兩邊掰開,隱藏在深溝內的菊花與毛茸茸的陰戶就暴露了出來。

  「不要……」張玉萍雖然后背朝上趴在床上,但她怎么會不知道此時的張大國正掰開她的屁股在看著她屁股溝中的隱私之處呢,所以就邊扭動著屁股,邊羞澀的說了一句。

  張大國兩只眼睛直勾勾的盯住張玉萍屁股溝中那褶皺緊閉著的屁眼與陰戶看,心里在興奮的想著,原來張老師的屁眼與陰戶也這么漂亮啊。

  「天哪,別看了,羞死人了,你這個混蛋,到底想干什么呀?」張玉萍羞澀的怒訴著。

  張大國根本不聽她說的話,兩只手掌還是抓住兩片雪白的屁股肉使勁往兩邊掰開,兩只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深溝中女人身上最隱私的部位看,突然,他的眼睛一亮,臉上瞬時就浮現出驚喜的表情,因為他看見張玉萍的陰戶已經泛濫成災了,就忍不住的開口說話了:「張老師,你陰戶里面都流出那么多的水了,你就別再裝假正真了,嘿嘿……」

  張玉萍聽了羞澀的半死,真想找個地縫鉆下去算了,恨只恨自己怎么會這么不爭氣,陰戶里面就流出水了呢。所以她只能咬了咬嘴唇,忍住羞澀不吭一聲。
  張大國見她的陰戶已經濕了,欣喜的他就像發現新大陸似的,急忙把手伸到她那已經濕漉漉的陰部上,先是摸了一把,然后就把手指插入了陰戶里面。
  「唔……」張玉萍敏感的陰戶突然被張大國的手指侵略著,渾身就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喉嚨里也忍不住的呻吟了一聲。

  張大國的手指在陰戶中開始挑逗性的抽插了起來,只見陰戶里面的淫水越來越多了,他瞬時就異常的興奮了起來,什么老師,什么端莊保守,到了床上還不是淫水直流啊。

  「唔……不要……唔……快把你的手拿出來……啊……你這個混蛋……」張玉萍的陰戶被張大國的手指抽插的異常的難受了起來,邊呻吟邊喊叫著,整個屁股也不停的搖擺了起來。

  張大國見她陰戶里面的淫水不斷的被他的手指抽插了出來,興奮的他就更加飛快的抽插了起來,只陰戶中快他飛快的動作抽插的淫水飛濺,把他的整只手掌都給弄濕了。

  「啊啊啊……不要啊!」張玉萍的陰戶被他飛快的抽插著,難受的她緊皺眉頭連聲喊叫了起來。

  突然,張大國把她的屁股給提了起來,使張玉萍變成了跪趴在床上了,翹起兩片雪白的屁股。

  張玉萍被強制著擺出這么個狗趴式的姿勢,早已羞澀的玉面通紅了,她知道張大國要干什么了,雖然一百個愿意,但是渾身與陰戶中的難受感覺卻背叛了她,心里面還莫名的渴望著張大國胯間的粗壯肉棒快點插入她那奇癢無比的陰戶中,給她止癢。

  「張老師,想不想我的雞巴插入你的陰戶里面呀?」張大國邊跪在她的屁股后面,胯間的粗壯肉棒正好抵在陰部上,邊淫笑著問張玉萍。

  「……」張玉萍跪趴在床上,羞澀的沒有搭理他,但是心里卻巴不得他的肉棒馬上插入她的陰戶。

  張大國見她不說話,故意握住肉棒用龜頭抵在她那濕漉漉的陰戶上摩擦了起來。

  天哪,這個混蛋,要不就插進去,要不就滾蛋,這樣用龜頭摩擦著陰戶真的是難受的快要急死人啦,張玉萍心里面暗罵著張大國。

  張大國是個情場老手,他見張玉萍的陰戶被自己的龜頭給摩擦的淫水越多越多了,知道張玉萍此時一定是異常難受的,巴不得自己的肉棒插入她的陰戶中,但是她只不過是不好意思說出來而已。所以就越想她親口說出來,就握住肉棒,用龜頭使勁的摩擦著張玉萍那越來越濕潤的陰戶。

  「嗯……嗯……嗯……」張玉萍終于忍不住的呻吟了出來,因為外陰被他的龜頭摩擦的實在受不了了,里面的嫩肉像有無數只螞蟻在撕咬著似的難受,她已經快要崩潰了,就再也不顧羞澀的張口說:「你這個混蛋,還不把你的丑東西插進來啊!」

  張大國一聽,瞬時就異常的興奮了起了,小腹往前面一挻,碩大的龜頭就擠入了她那早奇癢濕潤的陰戶之中……

  「唔……」張玉萍突然感到陰戶被一根堅硬粗壯的肉棒塞得滿滿的,舒爽與難受的感覺使她不由自主的皺緊眉頭從喉嚨里呻吟了一聲。

  「張老師,舒服么?」張大國跪在她的身后,雙手緊緊的捧住她兩片雪白的屁股,胯間的肉棒整根埋在她的陰戶中,邊看著眼皮底下張玉萍跪趴著的白嫩后背的肌膚,邊興奮的問她。

  「……」張玉萍把側臉埋在了她交盤在床上的兩條白嫩渾圓的玉臂上,碩大的肉棒插在陰戶中,雖然感到非常的舒服,但是她又怎么好意思開口說話呢?
  「嘿嘿……知道了,你是個教師,當然會不好意思說出來了!」張大國見她不說話,突然淫笑著又對她說,然后就把他的屁股后面一挺,只見插在陰戶中的肉棒也隨著拔出來三分之二,有三分之一還留在陰戶里面。

  「唔……」張玉萍喉嚨里又忍不住的呻吟了一聲。

  張大國一見,連忙把小腹往前面一挻,只見碩大的肉棒就又整根插入了張玉萍的陰戶里面。

  「唔……」張玉萍瞬時就感覺陰戶里面鮮紅的奇癢嫩肉被堅硬的棒身摩擦的非常舒服,又忍不住的從喉嚨里唔了一聲。

  這時張大國開始正式的抽插了起來,只見他胯間的粗壯肉棒不停的在陰戶中滑進去,滑出來,感覺陰戶里面也越來越濕潤了。

  「唔……唔……唔……」張玉萍心里雖然有一萬個不愿意被張大國搞,但此時也被他搞得從喉嚨里面發出了呻吟聲。

  「撲滋,撲滋,撲滋」

  張大國雙手緊緊捧住張玉萍兩片雪白的豐臀,挻動著屁股使勁的抽插著,只見肉棒飛快的在張玉萍的陰戶中進進出出。

  隨著肉棒的拔出,陰戶中的淫水也隨著被帶了出來,把他們倆的交接之處給弄得都黏黏糊糊了。

  「嗯……嗯……嗯……」張玉萍跪趴在床上,兩條如春藕般的手臂交叉在一起,臉的一側埋在手臂上,陰戶里面被碩大的肉棒抽插的甚是舒服,就皺著眉頭發出了舒爽的呻吟聲。

  張大國跪在她的屁股后面還是使勁的挻動著他的屁股抽插著……

  「咯咯……你們好舒爽啊,怎么不喊上我一起舒爽呢?」正在這時,林瑤不知道什么時候居然出現在他們的床邊。

  啊,張玉萍一聽是林瑤的聲音,瞬時嚇了一大跳,然后又羞澀的玉面通紅了起來,因為她突然想起自己正跪趴在床上,翹著兩片性感豐滿的屁股讓張大國在后面搞她。

  「玉萍,看你臉上的表情,一定很舒爽吧,咯咯……」林瑤彎下身體把臉湊到張玉萍的臉前嬌笑對她說。

  「你……是你出賣了我?」張玉萍現在才想起來是林瑤打電話騙她來酒店房間的,當下就用怨恨的眼神看著林瑤問。

  「玉萍,不要說得這么難聽好嗎?不就是玩嗎?你瞧你不是很舒服嗎,咯咯……」林瑤倒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似的,居然邊嬌笑著對她說,邊坐在了床沿上。
  「林瑤,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啊……」張玉萍正說著,突然感覺陰戶里面的子宮被張玉萍的龜頭碰了一下,就皺著眉頭叫了一聲。

  「玉萍,你別生我的氣好嗎?我……我也是沒辦法的呀,誰叫大國這么喜歡你呢,非要我把你喊到這里來,玉萍,算了,不就是玩嗎?我也陪你一起玩玩吧,咯咯……」林瑤邊說邊伸手開始脫她身上的衣服。

  張玉萍真的對這個淫蕩不堪的好姐妹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陰戶中被張大國的粗壯肉棒抽插的確實很舒服,但還是哀怨著林瑤:「瑤瑤,你……你把我害慘了!」
  張大國也不參于她們的說話,他只管雙手緊緊的捧住張玉萍兩片白皙的豐臀挻動著他的屁股不快不也不慢的抽插著。

  「玉萍,真的是大國太想你了,才讓設計讓我打你的電話,把你騙到這里來,玉萍,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你怪就怪我一個人吧,千萬不要怪大國哦……」林瑤邊說邊脫著衣服。

  張玉萍聽了真的對這個好姐妹無語了,她真的是太傻了,也才知道張大國覬覦她很久了,林瑤才故意設計把她騙到這里來,讓張大國強暴她。

  「玉萍,別生氣了好嗎?」林瑤已經把身上的衣服脫光了,只見她全身赤裸裸的邊爬上了床,邊安慰著張玉萍。

  「……」張玉萍聽了把臉側了過去,不搭理她了,但是陰戶中被張大國的肉棒抽插的越來越舒服了起來,喉嚨里面不時的發出低微的呻吟聲:「唔……唔……唔……」

  林瑤一見,就邊抿嘴笑了笑,邊搖了搖頭,因為她知道張玉萍表面端莊保守,是個死要面子的人,但是內心卻很淫蕩,所以她就笑了笑,然后伸手抓住張玉萍掛在胸下搖晃著的一只乳房揉搓了起來:「玉萍,你的乳房還這么的有彈性啊?」
  「瑤瑤,你干什么呀?」張玉萍的乳房被林瑤的手掌握住揉搓著,就羞惱成怒的對她說。

  「是嗎?呵呵……那讓我也摸摸看……」跪在張玉萍屁股后面抽插的張大國聽了就邊訕笑著說,邊把一只手插入張玉萍腋下抓住她掛在胸部下面的另一只乳房揉搓了起來,嘴里邊說:「嗯,瑤瑤,張老師的乳房是比你的乳房有彈性,呵呵……」

  「大國,我早就對你說過了嗎,玉萍的乳房很飽滿的,咯咯……」林瑤邊嬌笑著說,邊握住張玉萍的乳房揉搓著。

  張玉萍羞澀的玉面通紅,因為她胸部的兩只乳房分別被張大國與林瑤握住揉搓著,又聽到他們倆的淫聲浪語,陰戶中又被一根堅硬粗壯的肉棒狠狠的抽插著,此時的她又羞澀又舒服,嘴里面忍不住的發出呻吟聲:「嗯……嗯……嗯……」
  「大國,你瞧我的好姐妹被你操得這么舒服,你再使把勁,讓我的好姐妹更加的舒服好嗎?」林瑤見張玉萍發出興奮的呻吟聲,就嬌嗔著對張大國說。
  「寶見,你的吩咐我那敢不聽啊,你也像張老師一樣的跪趴在床上,我邊操張老師,邊用手指操你的騷逼好嗎?」張大國聽了就異常興奮的對林瑤說。
  林瑤一聽,就急忙跪趴在張玉萍的身邊,翹著兩片雪白的豐臀,還搖晃了幾下,她也真的夠風騷的。

  張大國邊使勁的挻動屁股抽插著張玉萍的陰戶,邊把一只手伸到林瑤的屁股下端的兩腿之間的陰部上面一摸,就哈哈大笑著說:「瑤瑤,你的騷逼都已經濕漉漉了,哈哈……」

  「嗯……人家還不都是想你的雞巴想得嘛,你還笑我,真的是壞死了你……」林瑤嬌跪趴在張玉萍的身邊嬌嗔著對張大國說。

  天哪,張玉萍聽了他們說的淫蕩話,真的是對他們無語了,他們還真的是天生的絕配呢,想著自己是個教師,長相端莊優雅,外表嚴肅保守,居然會與這么一對淫蕩的男女混亂在一起,她有點不敢想像。但是她心的另一面卻在背叛她,感覺這樣子特別的刺激!

  張玉萍與林瑤并肩跪趴在床上,兩人的屁股都翹了起來,唯獨不一樣的就是張玉萍的陰戶是粗壯的肉棒在抽插,而林瑤的陰戶里面卻是手指在抽插著。
  「噼啪,噼啪,噼啪」張大國邊挻動著屁股肉棒在張玉萍的陰戶中抽插著,邊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抽插著林瑤的陰戶。

  「嗯……嗯……嗯……」兩人的嘴巴里都發出興奮的呻吟聲。

  此時的張大國心里面越來越興奮,看著這么嫻熟漂亮的兩個大美女并肩跪趴在床上讓他同時的抽插著,而且還被自己弄得呻吟聲連連,真的是興奮的不得了。
  「嗯……大國……我也要你的大雞巴……」林瑤突然嬌嗔的說,可能她的陰戶里面被手指抽插的越來越難受了起來,小小的手指頭根本滿足不了她那強烈的性需求。

  「寶貝,那你先問問你的姐妹同意不同意?」張大國聽了邊挻動著屁股抽插著張玉萍的陰,邊用手指頭使勁的抽插著林瑤那越來越濕潤的陰戶。

  「玉萍,你聽了沒?讓大國的雞巴借我用一下好嗎?」林瑤聽了就把臉轉向張玉萍。

  張玉萍怎么可能會沒聽到呢,雖然陰戶里面被抽插的越來越舒服,真舍不得張大國把肉棒從她的陰戶中拔出來,但是她也不能背叛她那端莊保守的外表,就沒好氣的對林瑤說:「誰稀罕呢。」說著又喊了一聲:「張大國,你這個混蛋,快把你的丑東西拔出來!」

  「遵命!呵呵!」罵他是個混蛋,張大國聽了一點也沒有生氣,反倒是笑呵呵的說了一句,邊把肉棒從張玉萍的陰戶中拔了出來,跪在床上的兩個膝蓋挪到林瑤的屁股后面,就把剛從張玉萍陰戶里面拔出來的肉棒插入了林瑤的陰戶里面。
  「啊……好舒服……」林瑤嬌嗔的呻吟著。

  張玉萍的陰戶正被抽插的舒服,突然肉棒拔了出來,她心里面真的感到很失落,因為陰戶中空蕩蕩的奇癢感覺使她異常的難受了起來,真想有東西塞入陰戶給她止癢。她正在胡思亂想時,突然感覺陰戶中插入了兩根手指頭在抽插著,雖然沒有肉棒那么舒爽,但總比什么都沒有好,心里也稍許有些平衡了。

  這時的張大國邊跪在林瑤的屁股后面使勁的抽插著,邊用手指頭抽插著張玉萍的陰戶,他真的是艷福不淺啊。

  「嗯……嗯……嗯……」張玉萍與林瑤又被張大國抽插的發出了興奮的呻吟聲。

  幾分鐘后,張大國就把肉棒從林瑤的陰戶中拔了出來,又插入了張玉萍的陰戶中。

  「嗯……嗯……嗯……」張玉萍感覺陰戶中又被肉棒塞得滿滿的,一種舒爽感一下子從陰戶中傳了出來,她興奮的就控制不住的呻吟了起來。

  林瑤一見,就問張玉萍:「玉萍,舒服嗎?」

  「嗯……舒服……嗯……嗯……」此時的張玉萍已經身在其境了,什么教師啊,端莊保守啊,都已經被她拋在腦后了,所以就不知不覺得說了出來。

  林瑤聽了真的很欣喜,她正怕張玉萍會找她算帳呢,現在聽她說舒服,心里面別提有多高興,她還怕張玉萍高潮后就不認帳了,就急忙從床上爬起來,然后在尋找著張玉萍的手機,她想把張玉萍被張大國搞的場面給錄下來。

  此時的張玉萍已經被張大國搞得欲仙欲死了,根本不知道林瑤在拿著她的手機在偷偷的錄著她與張大國做愛的鏡頭。

  只見張大國狠狠的抽插了幾下后,就把肉棒從張玉萍的陰戶中拔了出來,然后把她的身體給翻轉了過來。

  張玉萍就變成昂躺在床上了,她突然感到特別的羞澀,因為從開始到現在,她都是把臉背著張大國的,現在的身體突然被他翻了過來,她真的不好意思面對張大國與林瑤了,羞澀的她急忙閉上兩只美目,把臉側在了一邊,不敢看著張大國與林瑤。

  張大國隨既把她的兩條白嫩的玉腿分開,然后就跪在了張玉萍的兩條大腿之間,使她的整個陰戶完全的暴露了出來,就把他胯間的粗壯肉棒插入了她的陰戶里面。

  「唔……嗯……好舒服……」張玉萍的陰戶再一次的被張大國的肉棒塞得滿滿的,舒服的她就不由自主的呻吟了起來。

  張大國一見,就更加努力的開始抽插了起來,瞬時,只見他胯間的肉棒不停的陰戶中抽插著。

  「嗯……嗯……嗯……」張玉萍被抽插的發出興奮的呻吟聲。

  張大國看著她胸部兩只白嫩的乳房隨著自己的抽插而上下晃動著,就再也忍不住的伸出兩只手掌抓住了這兩只亂蹦亂跳的白嫩乳房,開始虐待起了起來……
  「啊……不要……輕點……人家疼嘛……嗯……」張玉萍的乳房被他寬大而有勁的手掌給揉捏的痛叫了起來。

  林瑤一直在拿著手機錄著,她見床上兩個人瘋狂的模樣,她陰戶中的淫水也不斷的流了出來,可能實在也忍受不住了,才停止了錄制,也爬到了床上昂躺在張玉萍的身邊,主動的張開兩條雪白光滑的大腿,把兩腿之間的整個陰戶全部暴露了出來,嘴里嬌嗔著對張大國說:「大國,我也要你的大雞巴……」

  張大國一見,急忙從張玉萍的陰戶中拔出了肉棒,轉插在林瑤的陰戶中。
  「嗯……嗯……好舒服……啊……太舒服了……」林瑤瞬時就被張大國的肉棒給抽插的興奮的叫喊了起來。

  張玉萍心里面恨死林瑤,因為她正被張大國搞得舒服,也快差不多要到高潮了,張大國的肉棒居然被林瑤搶去了,但是她又有什么辦法呢?只能咬緊牙根忍著唄。

  「撲滋,撲滋,撲滋」

  張大國兩只手掌緊緊的壓在林瑤兩條雪白大腿的內側,挻動著屁股使勁的抽插著……

  「嗯……嗯……大國……你真棒……嗯……人家愛死你了……啊……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天哪……舒服死了……」此時的林瑤被張大國搞得都欲仙欲死了,翹著兩片性感的嘴巴語無倫次的叫喊著。

  躺在林瑤身邊的張玉萍聽了連毛孔都豎起來了,她想不到林瑤叫床會這么的瘋狂淫蕩,但是心里面也感到很刺激,巴不得張大國的肉棒趕緊從林瑤的陰戶中拔出來,再次插入她的陰戶,給她快感,給她滿足!

  幾分鐘后,只見林瑤渾身不停的顫抖著,邊興奮的喊叫著:「啊……我要高潮了……啊……我丟了……」

  張大國見林瑤已經達到高潮了,就急忙把肉棒從林瑤的陰戶中拔了出來,分開張玉萍兩腿白嫩的大腿,把肉棒插入了她的陰戶中……

  「嗯……嗯……嗯……」張玉萍可沒有像林瑤那么的會叫床,雖然感到很舒服,但是她還是很秀氣的發出呻吟聲,因為她不想讓張大國與林瑤看到她的淫蕩模樣。

  這時,張大國把張玉萍的兩條玉腿分別扛到他的雙肩上,使她兩腿之間的陰戶更加的突出來,開始用力的抽插了起來……

  「嗯……嗯……天哪……嗯……嗯……」兩腿讓扛到他的雙肩上,陰部就特別的突了出來,肉棒也就更加的深入了,每一下的插入,龜頭都能碰到陰戶里面的子宮上,難受張玉萍痛苦般的呻吟了起來。

  張玉萍的兩條大腿被張大國抬起來扛到他的雙肩上,又被他瘋狂的抽插了四五鐘后,她心里也開始佩服起他,都是中年人了,怎么還能這樣的健壯,把林瑤搞高潮了,現出又在自己身在搞了這么久,還不見他射出來!

  張玉萍心里正在暗想著,突然感覺陰戶中被他一陣瘋狂的抽插著,快感一波接接一波而來,她舒服的終于也忍不住喊叫了起來:「啊……啊……要高潮了……天哪……丟了……」

  張大國見張玉萍終于達到了高潮,就再也忍不住了,只見他渾身一陣顫抖,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射入了張玉萍的陰戶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