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限制三級  »  東瀛女老師的騷
東瀛女老師的騷
隨著時光流逝,身邊的紅顏知己也相繼離我而去。有幾個遠嫁到了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即使留在國內的也都有了自己的歸宿。正所謂“黃鶴一去不復返,此地空余黃鶴樓”,人去樓空,情感失落,凄凄慘慘,慘慘戚戚。

  就在嚴冬來臨、草木枯衰、心緒紛亂之時,接到一個顯示古怪數字的電話,接聽后才知道是一位前年嫁到日本去的一位小朋友打來的。一陣問候和訴說之后,她說有點事要麻煩我,她的幾位日本朋友元旦要到中國來旅游,想請我在北京接待一下。還說給我捎來點兒日本煙和我最喜歡喝的印度紅茶。我慨然允諾。

  由于語言不通,接待有難度,她又多次來電話叮嚀,一定要接待好,告訴我說,那是她到日本后接觸最多也是最要好的朋友。為了旅游方便,她們來中國后直接去上海,由在杭州大學日語學院的老師雅子陪她們在南方玩,然后再由雅子陪著一起來北京,游玩后從北京返回日本。

  我是在北京站接到雅子和同來的三位日本女人的。前一天的晚上我和雅子通了電話,她優美的聲音、還算熟練的漢語讓我興奮異常,過去沒有接觸過日本女人,心里好奇,老在盤算她們的到來對我意味著什么,是送上門來的獵物還是新年的禮物?

  上海過來的特快早上七點多到北京。見到她們之后,我有點失望。幾個人年齡都不大,最大的就是雅子,也不過27、8歲。就是體形實在不敢恭維,除雅子還說得過去,別的都和小豬一樣,典型的五短身材。不過皮膚不錯,容貌白凈,淡妝一抹也挺動人。

  安排住在西苑飯店(五星級),兩人一間,接著就一起出去旅游。雅子來過北京,權當翻譯,我是司機兼導游。白天的旅游輕松愉快,大家有說有笑,雖說是初次見面,似乎沒有一點陌生感。她們總是結伙摟著我一起照相,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雅子看出我的尷尬,笑著告訴我,因為都是未婚的女人,在日本很正常,平時都是這樣,到中國就更放蕩了。另外把和我一起照的照片拿回去,還可以在朋友那里炫耀一番。我心中不解也只好由它去了,反正我也不損失什么。最吸引我的是相對漂亮一點平野,她的臉很有特點,笑起來真可謂陽光燦爛,很耐看,她人瘋話多,照相時不是要我摟她的腰,就是趴在我身上,把臉貼著我的耳朵。就這樣我和他們混了一天,在光天化日之下我也不客氣的摟呀、抱呀。這樣的好事平時到哪去找呀?

  晚上,我做東請他們吃了全聚德烤鴨。她們吃著、贊著、還唱著,引來一片奇異的目光。原來想晚上和她們能有點故事,誰知送她們回到賓館,只有雅子說想看看北京的夜景,讓我開車陪她轉轉,別人就此和我擺擺手上樓了。

  車里剩下倆人時,開始有點沉默。當車開上三環之后,我用手去摸她的大腿,以示親熱打破僵局,她默認了,還轉臉對我笑笑,我又把手伸向兩腿的中間,她有點緊張,兩手按住我的手,示意我別再摸了,臉上的表情也很復雜。我抽回手,說:你來中國半年多了,談談對中國男人的看法好嗎?

  她說:沒想到中國的男人比日本的男人還色(經典,一句話就全面概括了)。

  我吃了一驚,是在說我嗎?我怕把事搞砸了,趕緊換了話題。我們說到中國的古老和如今變化,中國的男人和女人。尤其是說到男人時她有點興奮和激動。

  她說中國的男人大度但狡猾,從眼里就可以看到色,滿臉寫的也是色;中國的女人保守而自信,和日本女人正好相反。我抓住話題故意說點葷的逗她。她只是笑,就是不接話,搞得我還很狼狽。在香山公園門口的停車場里我們休息了一會兒,一起抽著煙。她說:你知道嗎,為了能和你出來,我和她們都說了什么?我說你邀請我去看你的一位曾在日本留學過的朋友。當時平野就要跟著來,我跟她說,沒有邀請就去是不禮貌的,她才罷休。最后還說是你偏心,是看我漂亮才邀請我的。

  我聽了好一陣大笑,連連搖頭。怪不得離開時平野用異樣的眼神看我。我對雅子說:要是知道你們在說什么,我會讓她們一起出來的。

  雅子說:要是她們都出來我就不來了。平野年齡最小也最貪玩,不過平野人很好,也很開朗,但是狡猾。她見了你就跟我說你,說你像個男人,夠朋友,一大早能準時接站等等。還說了好多不該說的話,我當時想,萬一你要懂日語,我們真無地自容了,就像光著身子站在你面前一樣。

  她接著又說:我臉在發熱,一定是她們背后又說我了。我不管它們說什么,心里悶就想出來走走,我在賓館和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但內心還是寂寞,在中國我沒有朋友,除了工作什么都沒有。

  聽她一說,我心中一沉,一切就都明白了。我拉著她的手說:朋友的事就是自己的事,接待你們是應該的。

  大概是酒精起了作用,她的話多起來:平野說得不錯,你才是我心目中的中國男人。第一眼見你就覺得你很和善,敦厚可親,有長者風度。其實我來中國半年多交往過不少中國男人,他們的慷慨大方讓我驚奇,但使我容忍不了的是他們在工作或業務場合也用色眼看人,真不像話。

  我側身用雙手撫摸著她的手,說:色是男人的本性,不色就不是男人了,不過不如你們日本男人會裝罷了。

  她說:我看你還有點難為情。

  我說:你們是我朋友的朋友,我就是想色也不敢呀。那我以后還怎么再見朋友?

  她有點糊涂,我又說了一遍她才明白。點頭說:原來是這樣。

  已經十點多了,我提議回賓館,她不同意,說:明天晚上我就回杭州了,我來北京也不容易,應該好好看看北京的夜景。

  我自然不好拒絕,就這樣我開車又繞三環兜了一圈,直到快十二點才回去。

  說實話我動過淫欲,幾次想在人少的路邊停車和她溫存一番,可總是不敢。

  就像我自己說過的,朋友面前不好交代呀!

  第二天依然是游覽,因為雅子晚上八點飛機要回杭州,我們早早就回了賓館,簡單吃了晚餐,我就送雅子去機場。分別時,雅子給了我一個紙條,說:安排都在上面了,有時間來杭州看我。說完深深給我鞠了一躬,我也拍拍她肩膀,摸摸她的臉,輕輕擁抱了一下,算是告別吧!

  兩天的勞累一無所獲,多少有點灰心喪氣,回去后直接洗澡睡覺。躺到床上才想起雅子留下的紙條,打開一看,我愣住了,字是雅子用中文寫的,第一項內容是平野約我晚上九點半到她房間去,說有禮物送我。

  原來雅子和平野住一間房,現在雅子走了就平野一人在,禮物是什么我自然清楚了。我一陣激動,趕緊穿好衣服,也顧不上天冷,驅車趕往西苑。輕輕敲開平野的房門,已經快十點了。這時的平野和白天的平野簡直宛若兩人。白天束起的長發,現在披在了肩上,一身素妝打扮,看上去楚楚動人,要不是事先知道她是日本人,就根本看不出和中國女人的區別。她見到我第一個動作讓我吃驚,她微笑著張開雙臂,等候我投入她的懷抱。我沒有多想,連外衣都沒脫,就把她緊緊摟在了懷里,狂吻她胖乎乎的臉頰和額頭,轉身用力把她壓倒在床上。動作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協調,真像是老情人約會一般。隨著兩人來回的滾動,我的心狂跳不止,懷里像揣個兔子,暖氣的溫熱讓我口干舌燥,雞雞的膨脹讓我欲火上升,我也沒必要再保持白天的紳士風度了,瞬間露出了狼的本性。我毫不留情地把她剝了個精光,然后邊脫衣服邊看她在床上的嬌態。顫栗中她曲著雙腿,手捂著胸部,眼睛瞪的大大的,怯怯的望著我。那游離不定的眼神里閃爍著羞怯和期待。我喜歡這種眼神,我還從未見過哪個女人用這種眼神看過我。淫蕩的目光固然可以引發男人的邪念,但羞怯的眼神卻讓我開始時邪念化作了濃濃的情欲。

  盡管結果都一樣,但后面發生的一切卻多了一份人情的色彩和高尚的成分。

  請原諒我笨拙的掩飾和無謂的開脫,狼不穿衣服,狼性本來殘忍狡詐。

  其實我心里也膽怯過,畢竟是第一次和東洋女上床。脫光之后,我把她抱起放進了毛毯下面,把燈光調低,慢慢摸著她的全身。平野身上的皮膚保養的不錯,既柔軟細膩又潔白光滑,她人比較胖,腰身不好看,乳房摸著還不小(肉多的原因)略略下垂,乳頭很鮮嫩。最大的特點是陰毛茂盛,摸著都扎手。在床上她比我還主動,她親吻著我耳朵、聞著我的體香,兩只手使勁套弄我硬起的雞雞;我用腿夾著她的身體用胸磨擦著她的乳房,明顯感覺乳頭在增大變硬,再摸下面,水已經出來了。我正想翻身上馬,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忘記帶套子來了。她似乎也感覺到了什么,摸著慢慢變軟的雞雞,抬頭看著我。我怎么向她說明呢?只好用手向她比劃比劃。還好她明白了,爬起來在酒店的留言紙上寫了愛滋病的英語簡稱字母,然后搖搖頭對我笑笑。我也明白了。心想來都來了,絕對不能打退堂鼓,人生不就是賭博么?大不了再賭上一次。

  我把她拉回床上掰開雙腿,雞雞順著流著水的小縫插了進去。她本能的收了一下小腹,抬起腿讓我進入的更深一點,這樣龜頭一下就頂到了子宮。一陣猛插,她開始斷斷續續地哼哼,聲音很小,頭在來回擺動,說不出是痛苦還是興奮。為把住精關我停止抽插,趴在她身上好好享受著,體會著。不戴套的感覺非常真實,可能是水多的原因,陰道不是很緊,陰道壁略有些硬,這是腿部肌肉結實的體現,雞雞像是插在一條肌肉管子里。她以為我累了,示意我起來讓她在上面,我很樂意,因為女上式我是不會射精的。她上來適應了一下,緊接著動作大起來,幾乎每次都是拔出來再頂進去,而且次次到底。做了一會兒,她又轉身180度背對著我上下抽插著。我看見她的小陰唇在抽插時一下一下向外翻出,顏色很正,鮮紅鮮紅的。西苑的床相當不錯,結實穩當,軟硬適度,抽插時只能聽到她的嗯嗯聲和摩擦發出的水聲,潺潺溪水已經沾濕了我的陰毛,在微弱的燈光下晶瑩閃亮。

  我以逸待勞,悠閑地關注著她的表演。

  她后背出汗了,動作有點遲緩,但還沒有停止的意思。東洋女真比中國女人敬業多了(用敬業形容她極不恰當),別說是小姐,就是老婆怕也沒這樣的。我絕不是在贊美她,也不是在憐憫她,這是一場較量,是中國男人和東瀛女人的較量,是人性的較量,心理的較量,也是體力和性愛技巧的較量。較量就是打仗,不但要打勝,還要讓對手輸得口服心服才行,要體現出中國男人的儒將風范。此時此刻,沒有國界限制,沒有語言溝通,有的只是性和身體的語言。

  我扶著她粗粗的腰,起身讓她趴下,自己跪在她身后不緊不慢的插著。看來這姿勢她喜歡或習慣,本該是我主動進攻的,她卻有點反客為主,哼聲急促,節奏加快,不時回頭看著我,說著我聽不懂的話。我想她不外乎是說她很舒服,或是叫我加快速度。我覺得,她說話不是讓我聽懂,而是她性發泄的一部分,不論對誰她大概都是會說出來的。我不介意她說什么,就是想看看她在關鍵時的表現是什么樣的。我不想很快射精,也不會很快射精,面對挑戰我充滿了信心。數十秒過后她就不行了,呀呀呀得喊了幾聲,也不管我了,一伸腿趴在了床上,我的雞雞也滑落出來。只見她繃直的雙腿在一下一下地顫動,汗濕的后背一片潮紅。

  這是她高潮時的表現。約有不到一分多鐘,她又重新爬起,示意我繼續這姿勢干她。我剛插進去,她就迫不及待的抽動著,比剛才還要瘋狂,也就十幾秒,她又一次到了高潮。就這樣循環往復了有六七次,她徹底趴下了。我也俯身趴在她的身上,雞雞插入陰道剛要抽動就滑落出來,泛濫的淫水覆蓋了整個陰部,擴張后的陰道雞雞進出都很容易,加上她稍嫌肥大的屁股礙事,幾次試著不行,我只好選擇了放棄。

  我調亮了燈光,把她翻過身來,靜靜的看著她。她還在喘息,微微睜著眼睛,用胳膊護著胸部,似乎還沒從極度興奮中走出來,樣子很狼狽。我示意她繼續,她有氣無力地搖搖頭,閉眼睡去。我扯了床單給她蓋上,坐在沙發上喝水,腦子里想了很多很多。

  為什么日本女人在做愛時如此放得開?她們在追求一次次的高潮,直至累癱在床上。

  為什么她們面對一個過去從未見過的異國男人,可以隨心所欲的敞開自己的肉體,而不顧及國格人格呢?

  為什么她在一次高潮之后能夠很快接著第二次高潮,間隙時間很短,而且越來越短?是體力原因還是精神原因?在一次接一次的高潮中她都獲得了什么享受?

  一個個的謎在困惑著我。我自認為對性有經歷、有研究(曾用網名:性博士,和不少有識之士暢過男人和女人)。眼前的事卻讓我茫然。

  我打開電視的聲音喚醒了她。她一臉歉意的朝我笑笑,下床跪在我的面前,捧著尚未軟下的雞雞大口地吃了起來。她毫無顧忌地舔著、允著、吞著,一會兒快一會兒慢,雞雞很快又硬了。我按住她的頭使勁往深處頂,她沒有反對,還把嘴里的液體都咽下了。我有點感動,原本松懈的情緒又有點激昂,她也感覺到了。

  她回到床上一會兒趴下,一會兒仰著,眼睛始終看著我,示意我選擇姿勢。

  我向她擺擺手,她的臉一下就嚴肅了,情急之中她用英語說:繼續(goon)。

  我看懂也聽懂了她的意思,沒想到我二十年前學的英語第一次在這里派上了用途。

  我自覺好笑,示意她繼續用嘴為我服務,她很樂意也很賣力。又過了一會兒我才把她放倒,狠狠地插了進去。

  陰道里面還是水漫漫、滑膩膩的,不用費力就一插到底。她極力配合著我的動作,沒有了剛開始的張狂,哼聲輕多了。我心想:日本女人也不過就那么幾下,看你有多大本事,看誰能笑到最后。

  摟著她肉乎乎的身體感覺還不錯,比骨感女人有味道。我不緊不慢把握著火候,消耗她的體力,消磨她的意志。在半個多小時里我換了我以前所用過所有姿勢,做著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以至連我自己都覺得有點過分了,她還是面帶笑容迎合著我。當我把即將噴射的雞雞送到她面前時,她毫不猶豫地含在了嘴里,一股股精液直射進她的咽喉。她抬頭看著我射精時激動的表情,臉上流露著滿足。

  我騎在她身上任由她為我舔弄,想著日本女人為我服務心里美滋滋的。

  我也出了一身的汗,想洗一下,她看出了我的意思,拉著我一起去了浴室,為我調好水溫,扶我進了浴盆,從上到下前前后后仔仔細細洗了一遍,最后擦干身體,那服務可真夠周到的,想想日本男人是比中國男人有福氣呀。我在穿衣服時,她用疑惑的眼光看著我,我指指手腕又指指門,意思是說時間不早我該走了,她好象都快哭了,摟著我不松手。語言不通,無法交流。我可不想在這里過夜,也不想再做了,連著兩天不停地跑,剛才又是一番肉搏戰,身體已經疲憊不堪,她指了指自己的床和另一張空著的床一個勁點頭,我知道她是說睡一起可以,自己睡那張床也可以。我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大吃一驚,已經是凌晨快三點了。我無奈的搖搖頭,摟著她從新躺在了床上。

  這時房間的電話響了,我一陣緊張。

  電話是雅子從杭州大學打來的。

  電話里平野和雅子盡情地聊著,可惜我一句都聽不懂。不過從平野的表情和偶爾做出的手勢可以看出,她在向雅子講述剛才發生的事。趁她們通電話我穿好了衣服,坐在床邊等著和平野告別。誰知她們越聊越起勁,光著身子的平野竟然自慰起來,使我大跌眼鏡,一時不知該怎么辦。我面露不快,伸手扯扯她身下的被單,指指門告訴她我走了。她頓了一下,拉著我的手腕把我的手塞向她的陰部。

  我已經沒興趣了,尤其對她的自慰我很反感,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礙于男人的面子和她剛才為我周到的服務,只好象征性摸了幾把(日本女人真騷,又是一片汪洋了)。我指指電話,示意她我和雅子說幾句。她點點頭又咕嚕了幾句把電話遞給我。

  我說:雅子小姐你好,路上順利嗎?

  雅子:謝謝,謝謝。

  我:該我謝你才對呀,讓我今天晚上過得很愉快。

  電話里傳來連續不斷的笑聲,很誘人的笑聲。接著她說:你很厲害,中國男人很厲害。

  我:哦?她都告訴你了嗎?

  雅子:平野都告訴我了。我邀請你到杭州來玩,你接受邀請嗎?

  我:為什么不接受呢?我會在適當的時候去杭州,看看美麗的西子湖和美麗的雅子小姐。

  又是一陣笑聲從話筒里傳來。心暗想,雅子在那邊是不是也和平野一樣光著身子自慰呀。要是那樣,畫面一定很動人。看著平野在一旁發呆,我說:請你告訴平野,我該回家了,明天我會按時來接她們去機場。

  雅子:平野說她不想讓你走,她說要你陪她到天亮,你愿意嗎?

  我說:我是有家的男人,男人整夜不回家是不行的,請你理解,也請你告訴她,請她理解。

  雅子想了想說:好吧,你回家吧,我會告訴她的。

  我忙把話筒交給平野。她們簡單說了幾句就掛了。

  我給平野蓋好毛毯,在她胖乎乎的脖子上親了幾下,揚手拜拜。

  樓下大堂燈光暗淡,一片寂靜。我提著外套,迎著撲面而來的刺骨寒風向停車場走去。

  早晨八點我準時來到大堂一側的自助餐廳,她們三人已經拿好行李、結完帳在那里等我吃飯了。見我來了,她們面帶笑容起身向我鞠躬,我忙點頭回禮,就趕緊端著盤子取食物去了。都說日本女人溫文爾雅,知書達理,其實不然。“三個女人一臺戲”用于她們再恰當不過了。吃飯的十多分鐘,她們的嘴就沒閑著,邊吃邊聊興致勃勃,明顯感覺在對我品頭論足,欺負我不懂日語。想必是平野把我和她在床上的事也告訴她們了 .我默然無語,盼望著早點送走這些東瀛魔女(不!應該是淫女!)。

  送走平野,我在辦公室給雅子打了電話。雅子說,平野在候機室已經打過電話了。

  雅子還說:感謝你的關照,她們都玩得很開心,就平野說她沒玩夠,有不周到的地方你多包涵。我今年六月就要離開中國了,歡迎你到杭州來。

  我是春節過后去杭州的。在上海參加完一個項目的簽約,順道拐個彎去了杭州,游西湖季節還有點早,目的當然是為了雅子。我是在到了她工作的大學門口才打電話告訴她的。不到兩分鐘她就從大門通道出來了。一身黑色短裙西服套裝,白色襯衣,黑色飄帶,淡淡的職業妝;遠處看去莊重大方,光彩照人。我起身向她揮揮手。

  她看見我那一瞬間的表情恕我才疏學淺無能描述。她滿面春風,款款朝我走來。

  來到我面前她先鞠了躬,說:你好(日語)!

  我握著她的手,盯著她的眼睛,說:你真漂亮。

  她說:我沒有想到你會這么快就來。

  我:是不是要提前告訴你讓你有思想準備?

  她:不!不!我是說突然見到你我很緊張,是不是我表現很狼狽?

  我笑著說:不!你真的很漂亮!我現在都想吻你一下,可以嗎?

  她本能的捂了一下嘴,低下頭說:別,別。

  看她有點尷尬,我輕聲問她:工作很忙?是不打擾你了?

  她也意識到失態影響她在大學的形象,抬起頭看著我,隨手抹了一下散落的頭發,坐正了身子。

  我說:住你這兒方便嗎?我還喜歡住靠近西湖的酒店(她電話里說過到杭州住她的大學公寓,我心里沒底還是在試探她,也給自己留個臺階)。

  她:住這兒不好嗎?

  我:不是不好,是怕你不方便。

  房間在十樓的拐角,是個小套房,比標間多個客廳。過去來杭州多住新世界,這里還是第一次住。

  看看表還不到五點,先洗個熱水澡,再睡會兒,夜里好有精神。剛睡著就有人敲門,是服務員來送水果。服務員放下水果走了,把我的睡意也帶走了,我邊吃水果邊看電視,等著她下班。

  快七點了,雅子打來電話,說車已經在樓下,一會兒去樓外樓吃杭州菜。雅子在電梯口接我,我們一起穿過大堂,門僮為我開了車門,雅子坐到了司機座位。

  這回該她為我開車了。

  樓外樓的菜對我的胃口,清淡鮮美。她吃得很少,多數時間是在看著我吃,我才不在乎她看呢。說實話,比她吃烤鴨的樣子文明多了。

  吃完飯,我提議開車沿西湖轉一圈再回去。我們一直走到六合塔,在錢塘江老橋不遠處的江邊停下。我拉過她的手親吻著,她也轉身抱住了我,嘴與嘴自然地貼在了一起。誰也沒有在意來往車輛照射的燈光,就這樣抱著、吻著。嘴里散發著口香糖的芬芳,甜絲絲的,她柔軟而靈活的舌頭是我吃過的最好的“口條”,光滑細膩、又薄又尖,要不是她硬拽回去,怕是早被我吞下肚了。

  我的手滑向她的乳房,很紳士的隔著衣服撫摸著。她乳房不大,一只手就握住了,感覺很堅挺,就是不戴罩也不會下垂。她已經完全沉浸于情欲之中,乳房受到的刺激只會加快她心跳的速度,把情欲推向高峰。

  我的手又向她的大腿根部伸去,她緊緊夾著,抵抗著,可身體卻靠得更近了,抱得也更緊了。淫水濕透了她的內褲和絲襪,再發展下去會把坐墊搞濕,我用濕乎乎的手在她臉上抹了一下。她像受到刺激一樣掙脫擁抱,雙手捂住臉轉過身去。

  她那含羞未語、不勝嬌柔的神情,至今還在我的腦海里閃現;她身上那濃郁的而且特有的日本女人味讓我陶醉不已。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我說:咱們回去吧。

  她移開捂臉的手,生生地看看我,說:我是不是很丟人?

  我抱住她說:我喜歡你現在的樣子。她笑了,笑得很甜美。

  車開進酒店大門,她說:你先上樓,我換件衣服就去找你。

  我原以為她會和我一起上樓的,聽她這一說我有點忐忑不安,這時候她要不來了,我不得跳樓去?

  她說:我還要補補妝,另外我是不可以和你一起進房間的,放心,我一定會去的。

  回去我就進了浴室,先用冷水澆滅欲火,再洗掉雞雞勃起時流出的粘液,穿好睡衣鉆進毛毯,打開了電視。

  她很快就來了,一身素妝打扮,比白天少了一點嚴肅,多了幾分嫵媚,真是可愛可人。

  看到我要去抱她,用手指在嘴上噓了一下,示意我看繼續電視,自己拎著一個很雅致的坤包進了浴室。

  聽著嘩嘩的水聲,我浮想聯翩,心潮起伏。難以平息的欲火在體內燃燒,勃起的雞雞立馬硬到了頂點。水聲停了,我也關掉了電視,靜靜等待她的出現。可是半天她就是不出來,我實在難以忍受寂寞的煎熬,顧不上什么紳士風度推門沖進浴室,只見她雙手捂著臉,肘部護著乳房,傻傻地站著。我抱起她還帶著水滴的身體用力扔到了床上。

  沒容她拉床單蓋上裸體,我便輪流允吸著她尖尖的乳房,中指深深插入她的陰道,在里面攪動著;她緊緊抱著我,臉鉆進我的腋下,兩腿上下扭動。

  我從來不為女人口交,今天突發奇想要嘗嘗她的那里。我搬開腿讓陰戶敞開,分開密密的陰毛,一手揉她的陰蒂,一手擺弄她長長的小陰唇。因為是第一次,我小心的聞聞,和她身上的香味一致,是一種我從未聞過的香味;舔一下咸咸的,舔著舔著我把小陰唇含在了嘴里,像是吃棉花糖,有種要化了的感覺。她開始瘋狂的掙扎,蹬掉了毛毯,拽下了床單,枕頭早不知飛哪去了。看著她在瘋狂掙扎真比我插進去搞還爽,要不是她喊叫里有日本話,我差點忘了她是日本女人,那是一種征服感的極大滿足。我停止了玩弄,她也安靜下來,想找床單掩蓋自己,被我按住了,她捂著臉掩著胸左右滾動。我平躺下,把她抱在我身上趴著,雞雞在下面試著頂她的陰道,口口水多也松一下就進去一半了,她又往下退了退,龜頭正好頂在子宮口上。我摟著她的腰,她仰起上身用手捂著我的眼睛,不讓我看她,自己在上面大力晃動,連床都發出了吱吱的響聲。和平野不同的是平野是一下一下抽插,雞雞在里面的行程很長;雅子是插進去后晃動,讓龜頭摩擦她的某個部位。但效果是一樣的。十分鐘不到她高潮就來了,淫水流到了我的陰囊上,還繼續往下流,她也顧不上捂我眼睛了,抱著我的頭狠狠的吻著我,直到咬住我的嘴唇,趴在我的臉上大口喘氣為止。歇了歇,我拍拍她示意再來一次,她抬起頭眼里閃著淚花,看著我說:狼先生,我滿足了,很很很滿足了。我不要了,再要我會死掉的。

  我翻身把她壓在身下,吻著淚花說:怎么會呢?平野可比你的要求多多了。

  是姿勢不對還是不舒服?

  她說:舒服,真的很舒服。我喜歡你什么姿勢我都能到頂點,女人到頂點的舒服男人都理解不了。

  我說:我今天要好好理解理解,不過你得配合我啊。

  她有點恐懼,一邊掙扎一邊瞪眼看我,似乎不認識我了。我始終微笑看著她,我知道她是跑不掉的。掙扎一會兒她就老實了,用無助的目光看著我,聲音有點哀求的說:放過我吧,我害怕。

  我:怕我傷害你?她搖搖頭。怕我糾纏你?她還是搖頭。

  我說:那就什么也別怕了,讓我也好好舒服舒服。

  我變換著姿勢干她,她都很配合,嘴里也是吱吱呀呀,就是缺少了剛才的那份激情和瘋狂。

  我是專程來杭州干日本女人的,也想仔細品味一下日本女人,有這樣難得的機會怎么可以輕易放手呢?

  我說:我有點累了,一起洗洗好嗎?

  浴盆里,我們互相洗著身體的各個部位,她原來有點沉重的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我說:你皮膚又白又細嫩,腰的柔韌性也好,身體和十幾歲的女孩子一樣。

  她不無得意的說:是呀,女人全靠身體支撐生活。不然男人會要你?平時這會兒說不定我還在健身房沒出來呢。

  我說:怪不得。男人見了你會融化在你身上的。

  她盯著我說:你會嗎?

  我抱起她邊走邊說:會!現在就要融化在你身上。

  在床上,我理著她的陰毛說:我就要融化在這里。我要讓你也融化了。

  根本不給她留多想的時間,我故伎重施,先為她口交一會兒,轉過來允吸她的耳垂,手還不停的拽著小陰唇,磨弄著陰蒂,很快就搞得她淫水漣漣,上氣不接下氣,眼睛發直,口出亂語,樣子比剛才還瘋狂。

  我用最習慣也是最爽的男上女下式把雞雞插了進去,使勁搗著晃著,兩手摟緊她的屁股,讓她上身和腿都能活動,就是中間關鍵一段在我的控制之下。她又是抬腿又是仰身,不斷調整著她所需要的最佳姿勢,我也適當配合著她。幾分鐘過去,她再一次達到了高潮。這一次高潮顯然比第一次還要劇烈,她已經不用捂臉,不會喊叫,不抓不咬,四肢張開,只能躺在那里喘粗氣了。

  我拔出含苞欲放的雞雞,大吼一聲,對準她的胸腹,猛擼幾把,數股熱流噴射而去,灑在了她的乳房和肚臍周圍,陰毛和下巴也沾了幾滴。她只哼了一聲,算是對我射精的回應,她已經連眼皮都抬不起來了。我還覺得不過癮,把尚未軟下的雞雞又插了進去,慢慢抽動著,體會著。為什么現在人們喜歡喝二鍋頭,是因為二鍋頭雖沒有頭槽酒清醇,但它更濃更有味。

  雅子和平野身體以及在床上的表現有共同之處,也有不同之點。共同的是:

  皮膚好,水多毛盛,性欲強高潮來的快(和中國女人比),都用日語叫床(怕是還沒學會中文叫床的語言)。不同點是:平野大方直爽,雅子羞怯婉約;平野追求數量,雅子注重質量;平野叫床聲輕,雅子叫床聲響;平野床上有點笨拙,雅子要輕盈柔軟得多;平野的陰道硬而直,磨擦感好但不舒服,雅子的陰道柔軟滑膩,雞雞在里面很舒服。

  看她真起不來了,我自己去浴室洗了洗,出來時她已經整好床靠在那里等我了。我用一種勝利者的眼光看著她,把她摟在懷里。她用床單為我擦擦水,小聲說:我該走了。

  我說:能不走么?我想摟著你睡覺。

  她說:一定要走的,明天我還有課,不可以在這里過夜的。

  我:還怕么?她搖搖頭。我說:告訴我你舒服嗎?

  她摟著我親吻,趴在我耳邊小聲說:你什么都看見了還問?我今天丑死了,不許你笑我的,以后也不許。說完捂著臉跑進浴室。

  她出來已經衣著整齊了,和進來時一樣,就是臉上多了點疲憊。

  她說:好好睡吧,不用很早起來。我會安排你吃早餐送你去機場的。

  我要起來送她被她擺手制止了。我看著她的臉,看著她手里的包,看著轉身的背影,看著她一步一步離我遠去。

  晚上我沒有睡好,老是做夢,老是夢見我那日本的小朋友用日語和我說話。

  七點不到我就睡不著了,收拾完畢,打電話問好飛北京的航班,給雅子簡單寫了幾句留言,封好口連同鑰匙卡一并叫給了服務臺,請她們轉交雅子。然后踏上了回京之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