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限制三級  »  文學老師蘇月函
文學老師蘇月函
蘇月函教羅伯特很其它幾位外國人的中國文學。

  共有四位,三個女的,兩個白人,一個日本人。一個白人叫沙娃,俄國人,今年24歲,身高175公分,身材是豐滿而不失苗條,相貌美極了,另一個白人叫麗塔,是個印度白人姑娘,今年20歲,身高170公分,身材也是豐滿而不失苗條,也是相貌很美,尤其是她還是個學瑜伽的,身體柔軟極了,日本女人叫芳子,今年33歲,但看著就像23歲,皮膚雪白,長相極美,個子有165公分,身材也很好。

  羅伯特是王心雨領來的,王心雨和蘇月函在走廊上媚笑道:「看得怎么樣?

  告訴你,我剛才去接羅伯特的時候告訴了他你的事,他興奮的就在他的客廳又干了我一次,想著你把我發泄了一次,還讓我喝了他的下床尿,「蘇月函笑道:「你真的要命啊,」上課前,蘇月函給幾個人互相介紹了一下,顯然三個女人對羅伯特是很有好感,羅伯特對與這樣的三個美女在一起上課也是滿意極了,上課的時候蘇月函盡量的不看羅伯特,但是有時還是不自然的看上一眼。每次都發現羅伯特那深蘭的雙眼都是深情的注視著她,蘇月函的心怦怦直跳。下課后,她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剛喝了一口水,就見羅伯特走了進來。

  蘇月函臉紅紅的問道:「有事么?」

  羅伯特沒有回答,而是走到了她的面前。蘇月函有點不知所措的低下了頭,心跳得讓她有點受不了。羅伯特摟住了蘇月函柔軟發抖的身體,蘇月函想掙脫,但羅伯特的手勁太大,無法掙脫,而且她也不太想掙脫。蘇月函顫抖著聲音幾乎是呻吟著說道:「你要干么?」羅伯特沒有說什么,而是一只手托起了蘇月函的下巴,然后低下頭吻住了那紅潤的有點顫抖的嘴唇。蘇月函被羅伯特吻住嘴唇感覺就像觸電一樣,開始扭了幾下頭悶哼了幾聲以示反抗,一會兒就放棄了,那強大的男性氣息和極瘋狂的吻讓她慢慢迷失了。

  她慢慢的張開了嘴,雙手也主動的摟住了羅伯特。羅伯特的舌頭滑的就像一條蛇一樣,深深的伸到蘇月函的嘴里,并且靈活的在里面攪著,轉著,與蘇月函的嫩舌頭攪在了一起。羅伯特一邊吻,一邊舌頭動,一邊還使勁的吸著。蘇月函就覺得仿佛舌頭要被羅伯特吸出去一樣,忙也反吸起來,并發出嗚嗚的悶哼聲。

  當羅伯特松開口后,蘇月函仿佛全身癱軟了一樣,靠在了羅伯特的身上。她因為剛才吸氣不方便,所以現在還在大口的喘著氣。羅伯特拍了拍蘇月函的背說道:「你真的很美,我喜歡你,我要你成為我的女人,我的性奴隸,就跟王心雨一樣,你愿意么?」蘇月函被羅伯特摟著,一股強大的男性氣息完全籠罩了她,她迷醉了。軟軟的靠在羅伯特的身上說道:「我愿意,」當再上課的時候,蘇月函看見那三個女人對羅伯特飛媚眼的時候,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有了一種嫉妒的感覺。可是她也知道,羅伯特這種男人決不是哪一個女人能獨自占有的,他是許多美女的共同的男人,或者更準確一點說是主人,而自己和王心雨還有可能這三個女人,以及以后的許多美女都會是他的性奴隸,母狗群中的一條而已,放學了,羅伯特喊蘇月函到自己的住所去。蘇月函知道會發生什么,可是她還是答應了。不過她有一點對羅伯特那特大的大雞巴的恐懼,怕自己承受不了,她喊了王心雨一起到了羅伯特的住所。

  進了客廳,王心雨關上了門。

  羅伯特還是喜歡先洗澡,王心雨和蘇月函坐在沙發上。

  王心雨先脫光了衣服,蘇月函也害羞的慢慢的脫光了衣服,露出一身雪白柔軟的肉體。王心雨媚笑道:「蘇月函啊,你這身材真的好極了,皮膚雪白,雙奶大而不拖,軟而不倒,妙啊,肌體柔嫩光滑,豐滿而不失苗條,美極了,」蘇月函笑道:「你不比我還好啊,」王心雨笑道:「我們是各有各的好,否則都一樣,羅伯特干么要搞我們兩個啊?」蘇月函笑道:「馬上你先跟他干,我在邊上看看,我還真的有一點害怕,」王心雨笑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怕什么?過一會你看見他弄我的樣子,你恐怕會騷的要把我給趕走,說實話,就是嘴巴和肛門第一次不行,你要多鍛煉啊,在家也可以搞假的雞巴塞進去煉啊,」蘇月函笑道:「我自己怎么搞啊?你來幫我搞吧。」王心雨媚笑道:「你個騷貨,我不弄死你,」一會兒羅伯特走了出來。他走到了沙發邊上坐了下來。羅伯特很自然的摟住了蘇月函柔軟嫩滑的裸體,手也抓住了蘇月函的大奶。蘇月函就跟觸電了一樣,渾身軟如無骨,倒在了羅伯特的懷里。王心雨則跪在了羅伯特的胯下,雙手抓住羅伯特的大雞巴,嘴一張開始了對羅伯特的極淫蕩的口交。

  就見那大雞巴在王心雨的嘴里出來進去一直到雞巴的根部,口水和淫液粘粘的在王心雨的嘴里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

  王心雨一邊淫蕩的吸吮著大雞巴一邊媚笑著看著被羅伯特揉捏著雪白大奶的開始興奮的扭動肉體的蘇月函。蘇月函身上被羅伯特摟著,大奶被揉捏著,她看著那巨大的雞巴在王心雨的嘴里快速的出來進去,興奮極了,她慢慢的忘卻了害羞,雙手緊緊的抓住了羅伯特的身體,自己的雪白豐滿的肉體緊緊靠在羅伯特的身上扭動著,一邊還不由自主的發出了淫蕩的嗚嗚的呻吟聲。

  王心雨騰出了一只手,伸到了蘇月函的那雙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中間。她分開了蘇月函的沾滿淫液的濕漉漉的陰毛,再分開了大小陰唇,先是中指弄進了蘇月函那不斷溢出淫液的陰道,扣挖著。蘇月函發出了啊啊的叫聲,身體扭動的更加快了。一會兒,王心雨已經伸進了三個手指頭,用力的捅著,扣挖著,淫液亂流,羅伯特的大雞巴在王心雨的嘴里進出了這么一會,已是忍不住了,他站了起來,抽出了大雞巴。松開手的蘇月函還在嗚嗚的喘著氣。

  王心雨媚笑著跪在了沙發上,翹起雪白的屁股,兩腿向兩邊分開,頭貼在了沙發上,雙手向后。羅伯特站在她的身后,抓住了她的雙手,沾滿了自己淫液和王心雨口水的大雞巴對正了王心雨那不斷溢出淫液的陰道口,刷的一聲完全刺了進去,就聽見王心雨啊的一聲長長的尖叫,同時還伴隨著噓噓的輕音。現在王心雨開始還是不大適應羅伯特的大雞巴的全軍弄進。

  羅伯特開始了極快的抽弄,他反抓著王心雨的雙手,就像騎馬一樣,屁股極快的來回擺動,小腹與王心雨的雪白的大屁股相撞發出啪啪的聲音。一會兒王心雨就發出了極其快樂的淫叫:「好快活啊,弄死我吧,我的主人,弄死我這條又騷又賤的浪母狗吧,啊,啊,」她一邊叫著一邊拼命的抬屁股迎接羅伯特的大雞巴,恨不能把大雞巴弄進自己的肚子里去,蘇月函在邊上看得發呆,天啦,還真的跟電視上一樣,這么厲害啊,就見羅伯特那極大極粗的大雞巴在王心雨的陰道里極快的進進出出,淫液直流,聽著王心雨那極興奮的浪叫聲,她也受不了了,蘇月函也學著王心雨的樣子跪在了沙發上,她也是頭貼在沙發上,翹起雪白的大屁股,兩腿分開,手一邊扣挖著自己的陰道,一邊扭動身體和屁股,同時嘴里還發出嗚嗚啊啊的浪叫聲,什么教育教養,文化,傳統,丈夫,孩子,統統見鬼去,蘇月函現在要的只有一個:就是羅伯特的大雞巴弄進自己的陰道,就是弄死自己也心甘情愿,兩個女人都在喘著氣,一個在大聲浪叫,一個在不由自主的小聲淫哼,伴隨著羅伯特奸弄王心雨的各種怪聲,迷人極了,一會兒王心雨來了高潮,她尖叫著,扭動著,羅伯特更是抓緊她的雙手,拼命奸弄著。只見王心雨突然全身停止了扭動,嘴里發出的也成了嗚嗚的哭聲,大腿一陣有規律的抖動,陰道里射出了大量的淫液,然后喘著粗氣倒在了沙發上。

  羅伯特抽出了大雞巴,站在了蘇月函的屁股后面。他抓住了蘇月函主動反伸的雙手,看著蘇月函淫蕩的貼在沙發上的臉媚笑著看著自己一邊還在嗚嗚的淫叫著喘著粗氣,雪白豐滿的肉體還在扭著。羅伯特忍不住用沾滿王心雨淫液的大雞巴對正蘇月函的還在不斷溢出淫液的陰道口緩緩的弄了進去,蘇月函就覺得一個巨大的熱乎乎的東西一下弄進了自己的陰道,陰道漲的滿滿的,有一點要被撐破的痛漲感。她忍不住發出噓噓的怪聲,身體也想往前爬。

  但是前面是沙發,后面是羅伯特,根本跑不了,何況手還被羅伯特抓住,動都動不了。

  慢慢的羅伯特的大雞巴弄到了蘇月函的子宮頸。蘇月函啊的尖叫了起來,羅伯特又慢慢的抽出了雞巴。蘇月函覺得舒了一口氣,但是又覺得陰道內空空的,忍不住又扭了起來。羅伯特的大雞巴在她的陰道口摩了起來,卻并不進去。蘇月函欲火難耐,慢慢的又開始叫了起來:「弄進來,弄我,我要,我要,」羅伯特又緩緩的弄了進去,這次在淫液的幫助下,還有第一次的經驗,蘇月函沒有感覺到太多的痛苦。羅伯特慢慢的加快了抽弄的頻率,就聽到小腹與蘇月函那雪白豐滿的屁股相撞的啪啪聲,還有陰道里淫液被擠撞的怪聲,蘇月函開始發出了淫蕩的叫床聲。

  蘇月函覺得痛苦沒有了,一陣陣巨大的快感從自己的陰道深處傳向自己的全身,她不由自主的哼哼的叫了起來:「好舒服啊,好爽啊,弄死我吧,啊,弄,用力弄啊,」她一邊淫叫著一邊不知死活的往后抬著屁股以迎接羅伯特更猛力的奸弄,羅伯特也被蘇月函的淫蕩的樣子感染,弄的速度是越來越快,而且因為蘇月函的陰道很緊,雞巴和陰道壁摩擦的快感也很大,他也是不由自主的一邊啊啊的叫著一邊加快的弄著,王心雨看著蘇月函淫蕩的樣子也受不了了,她忍不住抓住蘇月函雪白的豐滿的雙奶,一邊揉著一邊媚笑著說道:「怎么樣?爽不爽啊?」蘇月函啊啊的叫著說道:「我的天啊,我快活的要死,弄死我吧,啊,我的主人,我是你的一條最淫最賤的騷母狗,」王心雨媚笑著一只手揉捏著蘇月函的雙奶一邊一只手的中指慢慢的伸進了蘇月函的肛門里,蘇月函啊的尖叫了起來,看著王心雨笑道:「你個騷貨,你怎么弄我的肛門啊?」王心雨媚笑道:「我怕主人弄你肛門時候你一下受不了啊,我先給你搞搞好一點,」羅伯特看著王心雨弄著蘇月函的肛門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他更加快的弄了起來,一會兒蘇月函浪叫聲越來越大,身體的扭動也加快了,渾身出現了汗珠和桃紅色,而王心雨此時伸進了兩個手指她也感覺不到了,就見蘇月函突然大叫了起來啊――,然后哭了起來,接著全身停止了扭動,只有雪白豐滿圓潤的大腿在不停的抖動。

  羅伯特也啊啊叫著狠命弄著,突然蘇月函的陰道里面射出了大量的淫液,然后她不動了,趴在沙發上喘著粗氣。王心雨一看就知道蘇月函得到了滿足,她狠命的打了蘇月函那雪白圓潤柔軟的屁股幾下,一邊打一邊說道:「騷貨,這下滿足了吧,讓主人弄死你個浪貨,」同時她的手已經伸進了三個手指,羅伯特繼續大力的弄著,他性生活經驗豐富,知道這種少婦必須在第一次把她給徹底的征服,給她一個終身難忘的印像,所以他沒有因為蘇月函的第一次性高潮而停止了弄她,他是繼續甚至更加猛力的弄著蘇月函的陰道,蘇月函很快又開始啊啊的叫了起來,并且又扭動起她雪白豐滿的肉體,王心雨在邊上是不客氣的又伸進了第四個手指到了蘇月函的肛門里面,同時還伴隨著雞巴抽弄的樣子。她的另一只手一下使勁的揉捏著蘇月函的雙奶,一下又狠命的打著蘇月函的屁股,有時甚至還揪住蘇月函的頭發把她的頭高高抬起。

  蘇月函一邊承受著羅伯特兇狠的奸弄一邊被王心雨扣挖著肛門,揉捏著奶打著屁股抓著頭發,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點不覺得痛苦,反而覺得有一種受虐的快感。只是當王心雨的五個手指全伸進了自己肛門的時候,她開始有點受不了了,她尖叫了起來:「王心雨,你個騷貨,你想搞死我啊,」王心雨哈哈笑道:「搞死你?你是爽的要死吧?」她說完后開始用四個手指往里抽弄。羅伯特看著她們的淫樣興奮極了,用力的弄著。一會兒,蘇月函又來了第二次高潮,就見蘇月函媚笑著說道:「我好像死了一樣,爽死了,」蘇月函以為羅伯特這下會滿足了,不干了,可是沒有想到羅伯特根本就沒有停止。他繼續的急速的大力弄著蘇月函的陰道,把蘇月函陰道里的大量的淫液擠出來許多,順著蘇月函雪白修長圓潤柔軟的大腿往下流著,沙發上都搞了好多,蘇月函慢慢的又開始喊了起來,到三次高潮時候,她的嗓子已經幾乎啞了。蘇月函幾乎爽的昏了過去,她完全癱瘓了,倒在了沙發上,已經是動也不能動了。

  羅伯特知道已經徹底的征服了這個美麗高貴的中國美女,他一邊還在繼續的抽弄一邊問到:「還要么?」蘇月函啞著嗓子說道:「我真的是爽的要死了,我不行了,我的好主人,饒了我這條可憐的浪母狗吧,」羅伯特這才緩緩的抽出了沾滿了淫液的大雞巴。邊上的王心雨已經是看得早就受不了了,她上身躺在沙發上自己把自己的雪白修長柔軟的大腿分開抱住在自己的頭邊,屁股抬起來,露出了流著淫液的陰道還有那粉紅的有著皺紋的肛門,羅伯特站在了王心雨的腿間,雞巴的頭沾滿了蘇月函的淫液又粘了一些王心雨的淫液,然后對正那肛門慢慢的弄了進去,王心雨啊的長長的叫了起來:「好漲啊,」羅伯特根本不管她的浪叫,不緊不慢的弄了進去,王心雨啊啊的叫著,羅伯特一雙手抓住王心雨的兩個雪白豐滿的大奶,大雞巴慢慢的全部弄了進去,王心雨雖然肛門已經被羅伯特弄過多次,但是因為羅伯特的雞巴太大,還是感覺到漲痛的很,她啊啊的叫著,一邊盡量的分開自己的那雙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一邊用一只手揉捏著自己的陰蒂,另一只手則扣挖著自己的陰道。一會兒王心雨慢慢的適應了,開始了浪叫。

  蘇月函這時候也緩過神來了,她坐了起來。她看著羅伯特的大雞巴在王心雨的肛門里來回的速度極快的抽弄著,而王心雨則淫蕩的兩只手揉捏自己的陰蒂扣挖自己的陰道,一邊嘴里還在不斷的浪叫:「弄死我吧,我的主人,把我的肚子弄穿,我好爽啊,我要死了,啊啊,」蘇月函看得眼睛發直,就見羅伯特越弄越猛,越弄越快,那雙手也把王心雨的奶抓的越來越緊,都抓紅的的發紫了,蘇月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由自主的跪在了羅伯特的屁股后面,她從下面看著羅伯特的大雞巴狂弄王心雨的肛門,心里對羅伯特產生了一種難以言說的性的崇拜,那黑皺的陰囊來回的蕩來蕩去,打著王心雨的雪白的屁股。

  蘇月函把嘴靠近了那陰囊,伸出了紅潤的舌頭舔了起來,并且頭也隨著那陰囊的來回而來回動著。那從王心雨的肛門里擠出來的白色的油狀的東西許多流在了她的臉上,陰道里因為興奮而流出的淫液也流到了蘇月函的臉上,蘇月函興奮極了,一邊吞吃著流到嘴里的淫液和肛門里的油一邊淫蕩的哼叫著舔著陰囊,又過了一會兒她慢慢的把舌頭往后面來了一點,雙手分開了羅伯特的屁股,露出了那黑皺的肛門,她媚笑著伸出紅潤的舌頭舔起了羅伯特的肛門,而且還分開肛門,把舌頭盡可能的往里伸進去,在羅伯特的肛門里面來回左右的攪著,羅伯特被蘇月函吻的爽的不得了,他干的速度是越來越快,王心雨看著抓住自己雙奶的羅伯特狂弄自己的雄姿,簡直是感動的哭了,她感覺到肛門的深處傳來不同與陰道性高潮的極大的快感,那種漲極了的充實的感覺,她狂叫著,拼命的抬著自己的屁股,恨不能讓羅伯特的大雞巴弄進自己的肚子里面去,一會兒就見王心雨全身就大腿在不停的抖動著,嘴里發出了啊啊的哭聲,突然她大叫了一聲,昏了過去,同時王心雨的陰道里面射出了許多的淫液,肛門里也射出了許多油,她下面的兩個孔同時達到了高潮,噴了蘇月函一臉。

  這時羅伯特也感覺到爽到了極點,他啊啊的叫著加快了速度拼命的弄著,一會兒大雞巴在王心雨的肛門里面抽了出來,他抓住蘇月函的頭發,讓蘇月函就這么仰著頭。大雞巴對正她的嘴巴弄了進去,蘇月函拼命的張大了嘴,但是羅伯特的雞巴太粗了,還是弄到了蘇月函的喉嚨就進不去了,蘇月函被堵的有點喘不過氣來,她忙伸出手抓住羅伯特大雞巴的根部,讓羅伯特的大雞巴的一半在自己的嘴里抽弄,羅伯特在蘇月函的嘴里快速的抽弄了一百多下,然后啊啊的叫著停止了奸弄,在蘇月函的嘴里射出了濃濃的精液,蘇月函嗚嗚的拼命的吞著這滿嘴的精液,還是有許多隨著嘴角流到了脖子和雪白的奶上。

  這時候王心雨也醒了過來,她看見羅伯特在蘇月函的嘴里射出了那么多的精液,順著蘇月函的脖子和奶在流著。王心雨下了沙發,舔著蘇月函臉上的精液還有那奶上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液。蘇月函在喘著氣,然后也連忙的舔起了王心雨陰道和肛門上流下的淫液和油,王心雨舔完了蘇月函的臉和奶,接著就舔干凈了蘇月函的陰道邊上的淫液。

  接著兩個淫蕩的女人跪在了坐在沙發上休息的羅伯特的腿邊,同時伸出了紅潤的舌頭極認真的舔著羅伯特的小腹雞巴和大腿上的精液,淫液,汗液,還有油,兩個女人一個舔陰囊,一個就極細心的舔著羅伯特的黑皺的肛門。羅伯特閉著眼睛享受著這兩個中國美女極淫蕩的口交。一會兒羅伯特的雞巴又硬了起來,他看著蘇月函在不斷的苦煉著吞吃自己的大雞巴。王心雨則在舔著自己的肛門。

  羅伯特站了起來,他又讓王心雨跪在了沙發上。王心雨剛緩過神來,心里雖然想干,但是真的有一點受不了啦,可是看著羅伯特那熱烈的表情,她知道自己是跑不了了,只好翹起屁股,分開大腿準備戰斗,羅伯特的大雞巴對正王心雨的陰道口慢慢的弄了進去,兩個美女就這樣跟羅伯特在一起睡了幾天,蘇月函也可以被羅伯特完全弄進自己的肛門和嘴了,而且也是一點也不害羞的和王心雨一起跪在羅伯特的胯下喝羅伯特的騷尿,而且表現的比王心雨還要淫蕩許多,

【完】